首页 > 韩茵庄泽阆 > 第173章 最坚强的后盾(四)

我的书架

第173章 最坚强的后盾(四)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最终全静还是听从了韩茵的要求办理了出院手续,但她也没有送韩茵去见哈尔亲王,而是接回了自己的公寓。

其实韩茵知道自己身体的状况,现在这个样子自然没有办法去央求,而且加上其他的各种考虑,所以韩茵也没有要去的想法,这倒是让全静心里头不安定了。

这里是全静的地盘,韩茵在冷静也是会害怕的,万一睡梦中就被人干了都不知道,不过从知道全静是娜拉格罗特的时候,韩茵就明白一件事,越是站在高位的人,疑心越大,这种时候只要给一点种子,树就会茁壮成长。

而此刻的全静以及这个庄园的人肯定已经在追查她的身份,越是查不到,他们越是忌惮,那韩茵在这里便是更加安全。

想着全静此刻的心情和表情,韩茵觉得特别舒爽,心也平静了下来,她不断地给自己催眠,只要养好身体才能更好地帮助庄泽阆,做他护盾,挡住一切不利的事情。

而正如韩茵想的,全静通过各种方法调查韩茵在这里的身份,但是所有的调查结果都是空白,甚至查不到韩茵来这里的记录。

在多方排除之后,有五个从y国来的女人具有重大嫌疑,奇怪的是这五个女人调查不到资料,就仿佛是凭空出现的五个人。

这让全静更加的证实韩茵的话是对的,她和皇室的确有一些紧密联系,所以韩茵才会想到联系哈尔亲王!

不过短短半天的时间,整个庄园里的氛围都变了,那些给韩茵送东西的女仆都是战战兢兢,看着她的眼神都非常的复杂。

“出去!”全静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门口,命令女仆。

那女仆赶紧跑了出去,还不忘顺手关上门。

全静嘴角微扬,将手里的资料扔在韩茵面前:“没想到你藏得那么深,或者说很可惜我没有见到当年的你,那时候的你应该比现在更令人恐惧吧,怪不得庄泽阆会对你一往情深,敢情是同一类人,算计人起来,那叫做一个厉害。”

“人都是被逼出来的,没有人愿意费脑子算计这算计那,不觉得很无聊么?”韩茵捡起一颗葡萄,慢慢地剥开黑色的葡萄皮,“很多人就像是这颗葡萄一样,你要是品尝她,可以剥皮当然也可以选择不播,不同的方式,那口感也不同。”

全静笑而不语。

韩茵也不说话,一时间房间里寂静地只有韩茵的咀嚼声,房间内的气愤也非常的压抑,当然这个所谓的压抑是针对全静的。

“ok,你想要怎么做,我不拦着你,而且会权利支持你,但是前提是,你不能破坏我们现在的计划!”全静妥协,她的确不够了解韩茵,与其逼迫,不如退一步,这是聪明人的做法。

“我需要一辆没有格罗特家族的车子,当然你不要告诉我没有。”

全静快被气死了,从兜里掏出一把钥匙再一次扔在她床上:“车库从左数第三辆红色的法拉利,里头有各种证件,如果被警察查了,直接给他们格罗特家族的通行证就行了,不过那样会暴露你的身份。”

韩茵没有说话,只是笑了笑,然后像个没事人一样下了床,虽然手还固定着,脚上也贴着绑带,但是韩茵整个人的状态已经不再萎靡了。

最重要的是韩茵脱下了睡袍,里头可不是吊带裙,而是一身正装礼服。

“谢谢你的钥匙。”说完韩茵便找到了那辆红色车子,开车离开了,但全静不相信韩茵,又自己骑着机车跟了上去。

而此刻的韩茵其实心里头还是忐忑,虽然有哈尔的信物,但是要见亲王是需要预约,她这样贸然进去恐怕会被枪指着头。

于是在那天出车祸的地方,韩茵停下了车,给专门转接皇室电话的连线打了电话,那边自然是要韩茵提供身份证。

韩茵笑了笑,说道:“安吉拉诺曼。”

韩茵刚说完,那边马上拿上就给韩茵转接到了哈尔亲王的庄园中,没多久韩茵便花了电话直接拐进了那条街道。

一直监听着韩茵车子的全静此刻已经忘了后面听到的内容,知道一阵嘈杂传过来,她才慌忙地摘掉耳机。

安吉拉诺曼?

全静从来没听过这个名字,但是诺曼这个姓,在c国除了皇室,没有其他人用,所以韩茵真的是皇室的人?

她现在完美摸不到头脑,在那个区域所有的外来信号都会被干扰,她没有办法确认韩茵的真实身份。他赶紧给庄泽阆打了电话,但是那边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的状态之中。

她尝试用内线拨打,结果还是一样,试着拨打了几次,庄泽阆的手机便处于无信号的状态,全静这时候才晃起来,从韩茵转变态度的时候,也许就是计划的开始!

全静再也没有了冷静,连忙让管家给安德烈送去消息,而她必须去一趟鲍尔家族!

当全静开始疑惑的时候,韩茵已经到达了哈尔亲王的庄园外头。

“啊,我的天使,实在是太意外太惊喜,这么多年没有联系,我以为你都忘了我?”依旧俊雅的中年亲王朝着韩茵走来,给她一个大大的拥抱。

“对不起,让你担忧了,只是不想麻烦你们而已。”

“你是我哈尔的女儿,有什么麻烦不麻烦的,不过我也明白你们y国的国家规定,只是很可惜你没有更改国籍,不然也不用那么生分。”

哈尔亲王熟络地领着韩茵进了屋,见到王妃正在接待某人,看到韩茵来也是十分惊喜。

“安吉拉,见到你真是太开心了,还以为你们两个闹别扭了,一直对你的事儿闭口不谈。”年轻的王妃长着一张亚洲的面孔,她是贝雪的母亲,纯正的y国人,还是一名大学教授。

“今天也不知道刮了什么风,把你们连个人都给吹来了,让我又想到以前你们这群小家伙来的时候也是这么热闹。”

韩茵懵了一下,你们。

“哈尔王妃,说好的惊喜,这下子都泡汤了。”背对着韩茵窝在沙发上的男人站了起来,慢慢地转过身,朝着韩茵举了举杯子。

“阿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