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韩茵庄泽阆 > 第208章 反套路而行(三)

我的书架

第208章 反套路而行(三)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韩茵的爽快让王玉香有些意外,以为她有什么猫腻。

“怎么,王女士这是后悔了,既然您不愿意,那我就勉为其难的和庄泽阆在一起算了,唉”

韩茵说的非常不情不愿,这样子更加让王玉香怀疑了。

“你真的愿意离开我儿子?”

韩茵笑了:“怎么,你不相信吗?”

王玉香眯着眼睛,显然是一副不相信的样子。

“在一起你不愿意,不在一起你又不相信,敢问王女士,你到底要我怎么样?”

王玉香也不知道,她的确是不想让韩茵和庄泽阆在一起,只是按照一般情况,韩茵爱庄泽阆,不可能马上就答应她的条件,这里头一定有鬼。

见王玉香不说话,韩茵嘴角勾了一下,道:“王女士恐怕是用一个不能完成的名头开搪塞我,等着我离开庄泽阆然后再当做这件事儿没有发生,是吗?”

“哼,我王玉香说到做到!”说着王玉香从包里拿出一张名片,“名头你去找这个人,他可是云清市最有名的珠宝设计师,我相信他一定能让你的公司发扬光大。”

韩茵扫了一眼名片,这个人她知道,曾经还是名媛的时候,她很多珠宝就是他设计的,不过当时他还没有出名,没想到几年的时间已经成为大师了。

“好,多谢。”说完,韩茵将杯子里的咖啡一饮而尽,拎着包儿离开了。

王玉香根本就不相信韩茵,所以在韩茵离开没多久就找人跟着了,当然韩茵也不相信王玉香,所以当她发现有一辆车不远不近地跟着她超过半个小时,就知道是王玉香派来的眼线了。

不过她并没有在意,驱车到了名片上的地址,是一家很大的设计工作室,而艾奚就是这家公司的老总。

韩茵并没有预约所以只能等,不过等了不到十分钟,艾奚本人就亲自来了。

“嗨,艾奚,好”韩茵还没有说完,人就被艾奚抱住了,一脸的无奈。

“天哪茵茵,这些年你去了哪儿了?还有你和庄泽阆的事儿是真的吗?”艾奚那张永远20的脸看得韩茵忍不住想要捏一下,可是想到外头那个眼线,只能忍住,推开艾奚,拉开和他的距离。

“这些事儿我想你应该可以通过媒体知道,至于去哪儿,我不想谈论,今天来,主要是有人介绍,没想到会再次见到你。”韩茵说的很是客气,把两人的距离一下子拉开了。

艾奚也是在圈子里混了十来年的人,当然知道韩茵这突如其来的客套是什么意思,而且他也发现韩茵是不是会朝着斜对面的反光玻璃门看。

他微微侧身就看到不远处一个向里头张望的人,顿时明白了。

“既然是公事儿,那怎么去办公室谈吧。”

韩茵没有拒绝,跟这艾奚去了办公室。

“你和王玉香很熟么?”韩茵直接问道。

艾奚愣了一下,似乎没有想起王玉香是是谁:“哦,你说的是庄夫人吧,熟说不上,不过她是我的大客户之一。是一个不懂珠宝,却喜欢花钱砸的人而已,其实我不喜欢这样的人,以为有钱就了不起,浪费了这么好的珠宝。”

韩茵从包里拿出那张名片,推到艾奚的面前,说道:“这是王玉香给我的,说是你能帮我,让我的公司名声大噪。”

“公司?”

韩茵拿出自己的名片递给艾奚:“沁心公司,是一家小型的珠宝设计公司,咱们算是同行,但我设计的是偏向传统,而你则是创新,所以也有不同的地方吧。”

“原来沁心公司是你的?怪不得,我就说有什么人能设计出这样别出的珠宝。之前我看到过毛太太戴过一套手势u,当时觉得就很喜欢,很有你当初的那种感觉,没想到还真是你。”

艾奚似乎很惊讶,但是也在意料之中。

“你是一个拥有很强洞察力的女孩儿,这一点我不如你,所以我不知道自己能帮你什么?如果是名气,也许能用上。”

“所有今天我来是希望能和你合作一款珠宝,主题叫**情。”

艾奚挑眉:“这个主题对于珠宝来说太老套,不过你想要这个主题肯定是有什么独特的地方吧。”

“的确,主题虽然叫**情,但是分为三个阶段:初恋、热恋和相守,三款不同的设计,我要的是你的名气,而设计则是有我们公司来出,可行?”

“当然可以。”

这种主题艾奚曾经也做过,只不过他不是第一次和韩茵合作,同样的主题,韩茵都能相处更加好的设计,其实他的设计大多是受韩茵的影响,所以他自然是非常珍惜这一次。

最重要的是他很想探索韩茵和庄泽阆只见的爱情,到底是如何的坚贞,是否和他的等待是一样的?

商谈好之后,两人便签了协约,随后韩茵在保姆和月嫂的电话轰炸之下不得不离开,当她出门的时候,那个尾随的家伙已经走了。

不过韩茵没有忘记刚才来的时候艾奚对她的拥抱,单单这个,恐怕王玉香就有了很多的借口,于是韩茵便直接给庄泽阆发了一条短信,顺便又发了一份艾奚的个人简介的连接。

这才放心地开车回家,没想到车子刚进了车库,就看到了庄泽阆的车子,心里一惊,没想到庄泽阆这么快就回来了。

韩茵响了好几种方法来蒙混过关,可最后还是觉得顺其自然吧。

她深吸一口气,正打算开门,门却从里头开了。

韩茵愣了一下,张开双手牢牢地抱住了她心爱的男人。

庄泽阆本拉着一张脸,可是看到韩茵这般亲热的劲儿也不好拂了面子,回应地搂着她,在她脸上重重地亲了一下。

“你这是心虚,故意讨好我么?”

“哪有,人家这是想你了,你说你也是的,好不容易回来,还没有多久就又离开,这一走就是快半个月,你有没有想过我和孩子?”韩茵气呼呼道。

这软萌的声音一下子让庄泽阆心软了,原本的醋意也烟消云散。

“好好好,我错了,是我错了!”

韩茵冷哼一声,将头抵在庄泽阆的胸口,闷闷道:“而且我也给你解释了啊,有必要吃醋么?”

“解释什么?解释那个叫做艾奚对你的不轨,还是什么?”

韩茵一愣:“没有照片么?”

庄泽阆愣住了:“照片?不知一张,那家伙可是收藏了你很多的照片!”

说着,庄泽阆将得到的资料给韩茵,在照片中她看到了一个小屋子里放着所有她的照片,她有点蒙,难道王玉香没有拍下那个照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