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沐琦舞司空邪 > 第一百三十四章 逛青楼

我的书架

第一百三十四章 逛青楼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一百三十四章逛青楼

魔主的不乐意沐琦舞看在眼里,但她就是为了玩这个男人,好好的逗逗他,现在不逗,以后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有时间。

“走吧。”沐琦舞拉着魔主就要往里走,可魔主却挪不开步伐。

青楼,这种地方他从来都不会来,他讨厌女人,任何一个,但遇到沐琦舞后,便有了例外。

而沐琦舞,便是这个例外。

“舞儿,这里,不适合你来。”魔主皱着眉头,不悦的看着眼前的青楼。

但沐琦舞可不管那么多,来都来了,就那么走她岂不是白忙活了。

“哎呀,我现在是男装,你忘啦,快点走啦走啦。”不顾魔主的反对,沐琦舞硬是拉着魔主往里走。

这次,魔主虽然不愿意,但还是被沐琦舞硬拉了进去。

一进去,魔主的眉头皱的更深了,这里的味道太刺鼻,全都是一些劣质脂粉和酒味混合。

闻到的第一瞬间,魔主便想转头离开,不过,有沐琦舞在,当然不可能那么容易。

“哎哎哎,别走嘛!”沐琦舞拉着魔主的手臂,就是不让他离开。

而这个时候,一个穿着花花绿绿,胖胖的女人走了过来。

一看到这女的的打扮,沐琦舞立马便知道,这是老鸨无疑了。

果然,在胖女人一开口,就证明了沐琦舞的猜想是正确的。

“哎呀,看二位公子脸生,想必是第一次来我这翠香楼吧,要知道,我翠香楼的姑娘可都是国色天香,二位公子要什么样的都有,就是不知二位公子喜欢什么类型的了。”

老鸨一直在吹嘘仪已经的青楼,而越说便靠的沐琦舞和魔主越近,一说完魔主便忍不住的低吼一声。

“滚。”

魔主的话,让老鸨一愣,不过立马就笑了起来,一笑,沐琦舞感觉自己眼前全是白色的粉末。

足以见得,这个老鸨的脸上是打了多少粉。

沐琦舞以微弱的步伐向后移动了两步,听着老鸨娇笑完的话。

“这位公子想必是害羞了吧,没事,这里的一切对外都是保密的,公子可以放心。”

老鸨的话,让沐琦舞心里直流汗,她真是佩服这老鸨的思维了,明明是那么明显的嫌弃,也不知道她是怎么听出魔主害羞的。

不过,就算老鸨说错了,沐琦舞也不打算揭穿,她今天来本来就是为了整魔主的。

“唉,我这个哥哥第一次来这种地方,妈妈你别介意。”沐琦舞和老鸨打着哈哈。

不过,这哈哈不是这么好打的,沐琦舞从衣襟里拿出一打银票,这是她为魔主买玉簪时剩下的,还有好多呢,唉,就这么给了这个又老又丑的胖女人,还真是有点不甘心。

可是,一想到魔主等等的表情,沐琦舞也觉得值了。

“妈妈,把你们这最好的姑娘都给我找来,我这哥哥今天要开荤。”沐琦舞把银票在老鸨面前晃了晃。

老鸨眼冒金星的盯着沐琦舞手中的银票,对于沐琦舞所说的话,立马点了点头。

看到这里,沐琦舞笑着把银票拍在了老鸨的胸前,哪知一不小心拍到了胸上。

沐琦舞有些尴尬的把手收回了,不过看老鸨的样子,倒是一点也不介意,也对,能在这里当老鸨,年轻的时候没干点那事怎么可能当的上。

老鸨不介意,沐琦舞当然也不会去纠结那么多。

看着老鸨让人带着他们去往包间。

沐琦舞和魔主前脚刚到后脚跟着便来了一群姑娘,想必这就是老鸨所找来的吧!

看着魔主那眼神,沐琦舞在心里偷笑,表面上还是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样。

而女子那群,一看到她们要伺候的人这么好看,立马来了精神,刚刚妈妈告诉她们,要好好伺候这两人,他们出手大方着呢!

如果不是看这两人出手大方,她们才不来,一般出手大方的都是又丑又恶心的男人。

不过,现在看到这两人,不看容貌,就单单是这气质,她们也愿意。

此刻,她们是多么的庆幸,自己来了,不然错过了这两个极品那得多亏啊!

看两人的长相,不要钱倒贴她们也愿意,何况出手还那么大方。

一下子,来的这群女人和对方对视了一眼,眼神的的火苗是显而易见的。

各个对瞪一眼后边争先恐后的往沐琦舞身边跑去。

为什么不是魔主呢,没办法,魔主身边的气势太强了,她们不敢。

这可苦了沐琦舞了,不应该是围攻那个死男人的吗,怎么全都跑到她这来啊,快熏死她了,这是不是印证了那句自作孽不可活。

被这劣质的脂粉味熏的头晕眼花的,沐琦舞坚持不下去了,抓准一个时机,钻了出来,大口呼吸了几口新鲜空气,然后才对着众女子开口。

“今儿叫你们来呢,是为了陪我哥哥,别看我哥哥好像很凶的样子,只不过是害羞罢了。”

沐琦舞接着老鸨刚刚的话,随意给魔主安了个解释。

而有了沐琦舞的解释,那群女子虽然还是很不放心,但眼神中的跃跃欲试却是那么的明显。

想必她们本来的目标就是魔主,只不过他身上的气势太强,她们不敢去,然后她就成了替罪羊。

“去啊,想要这些,就把本公子的哥哥伺候的舒服了。”沐琦舞又拿出了一打银票,拍了了众人面前。

而这一招果然管用,沐琦舞的银票刚拿出,就有女子出手了。

只见一女子扭着水蛇腰,靠近魔主,最后看魔主没啥反应,干脆一屁股坐在了他的旁边。

这一幕被其他女子看见,看到她没有被打飞出去,不由得相信了沐琦舞所说的,一个个大着胆子的靠近魔主。

不过,还未待她们走近,刚刚那个女子便以抛物线的方式从她们头顶飞过,直接撞在了墙上,吐了几口血抽搐了两下后,便没了动静。

这一幕直接刺激了那一群女子,那正准备迈出的脚步却怎么也迈不出去了。

而他们的双腿如同筛糠一样,抖个不停,想逃跑却没有力气,想尖叫却发现自己根本发不出任何声音。

可是,这一幕落在沐琦舞眼里,却只是一笑而过。

这男人,真是无趣,不过,在他杀了那个女子的时候,她的内心竟然有那么丝丝的窃喜。

这种情绪,一闪而过,就叫沐琦舞自己也没有发现。

“绝帝,你……”沐琦舞话还没说完,就看到魔主起身,然后拉着她便快速的跳窗离开了。

可是,一路上沐琦舞都在挣扎,看样子是想要回去。

而魔主一想到刚刚那群女人,就恨不得杀人,又怎么可能让沐琦舞回去呢!

何况,他还没和她算账呢。

最终,在沐琦舞的挣扎下,魔主停下了步伐,转过头来看着她。

而沐琦舞却在魔主开口之前抢先开了口,“唉,绝帝我们快些回去。”

沐琦舞的这句话让魔主有些恼火,回去干嘛,让那群女人陪他还是陪她。

“不准。”魔主控制着自己的脾气,如若不然他真想掐死眼前这个无知的女人。

“可是……”

“不准就是不准。”不待沐琦舞说完,魔主便再次打断。

有一次也就算了,还来第二次,好脾气也禁不住这样子来考验,何况沐琦舞并不觉得自己是个好脾气的人。

这次,说什么也要把话说完,不然她憋着多难受啊!

“绝帝。”沐琦舞刚开口,魔主就又想打断,不过沐琦舞不会在给他这个机会了。

“不住打断我。”沐琦舞双目放大,一副你敢打断我我和你没完的样子,让魔主把到嘴边的话又收了回去。

“我们离开时我忘记拿我的银票了,哪里有好几千两,我们回去找找。”

这次,沐琦舞终于能把话说完了,而魔主听着沐琦舞所说,立马从怀里召唤出暗处的暗卫。

“主上。”

“把你们身上的银票全部拿出来。”魔主直接不客气的开口。

而众暗卫当然是乖乖的从怀里把银票全部拿出来,虽然有些肉痛,但还是递了出去。

魔主接过,数也不数,直接一把放到了沐琦舞手中。

“够了吗!”

沐琦舞拿着银票,高兴的点着头,嘴里一个劲的说够,当然够啦,这里的这一打加起来也有一万两左右吧!

真没想到,当暗卫这么挣钱,随随便便一拿就有这么多,她可以好好考虑考虑以后掏空这些人。

想必到时候她就是个富甲吧,用现代的话来说,怎么滴也是个富婆。

想着自己当上了富婆,沐琦舞便笑的一脸灿烂的看向众暗卫。

顿时,所有暗卫感觉到一股凉气吹过,不由得看向天,今天天不错啊,他们怎么感觉一阵凉呢!

众暗卫此刻还不知,沐琦舞已经盯上了他们的口袋。

而现在,沐琦舞玩也玩够了,钱也挣了,还和这位魔主大人回宫咯。

“绝帝,我们回去吧,今天也玩累了。”这次,沐琦舞竟然主动挽上了魔主的臂弯。

让魔主一个挑眉,心里有些发笑,原来这小丫头这么好满足怎么以前他没发现呢!

要知道,他的财产可是多到数不清,也不知道全部给这丫头能让她变成什么样。

想到沐琦舞在钱堆里笑的一脸财迷的模样,魔主竟然笑出了声。

不给沐琦舞发问的机会,直接说了个走,沐琦舞便感觉自己腾空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