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沐琦舞司空邪 > 第两百三十章 没了,没了,什么都没了

我的书架

第两百三十章 没了,没了,什么都没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两百三十章没了,没了,什么都没了

没有回答月知名的问题,月婉盈只是呆呆的盯着月知名看,什么话也没说。

“怎么了?盈儿?”被月婉盈看的挺奇怪的,月知名出声询问。

“爹,女儿刚刚做了一个梦,很奇怪的梦,却很真实。”月婉盈说出了自己内心的想法。

“哦!什么样的梦?说来给爹听听。”月知名来了兴趣,但是,再说这话的同时,他心里却有一种奇怪的感觉。

“爹,我梦到了我们以前,那时我五岁,我们一家人过得很开心,有你,有我,还有娘亲,可是,后来,血,都是血,我也看不见娘亲的脸,我试着把娘亲的脸代入进去,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感觉不合适。”

月婉盈的话,像一把钢刀,直接插进了月知名的心,让他有丝慌乱。

“盈儿,没有的事,那都是梦,梦都是假的,假的,好好休息一番,什么事都没有。”月知名自己都有些语无伦次,却还是尽量继续月婉盈安慰。

月婉盈迷迷糊糊,似懂似不懂,却还是听话的点了点头,乖乖的躺了下去。

因为这个梦的原因,月知名已经忘记了自己来的目的是来让月婉盈吃饭了。

看着月婉盈闭上眼之后,便起身离开了,不知为何,她此刻的背影,竟有些说不出的沧桑,如果月婉盈此时睁开眼,就一定能看到,那个记忆中的父亲,不一样了。

离开月婉盈的闺房之后,月知名也没有回房,反而在府邸中逛了起来。

此刻,月亮已经高挂,银色的光辉洒满整座府邸,给人一种清冷之色,却是个让人静心的颜色。

月知名就这么逛着,看似像是游玩,内心却是一团糟,他此刻的心很乱,因为月婉盈的那个梦。

他不知道为什么,月婉盈会做那个梦,还是说,她想起什么了。

想到这里,月知名有些莫名的心慌,这比他在面对魔宫中的人时还要慌许多,他担心,月婉盈会想起来什么,他就这么一个女儿了,他不能再失去她了。

坐上魔相的位置,也是为了她,现在,他不仅没有保护好她让她受到那么大的伤害,他不能再让她想起那些不还有的记忆了。

冷静下来的月知名,想着应对的措施,想着为月婉盈报仇的方法。

而最好的方法,便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可是,到底该怎么做,才能把那个女人给引出来,有魔主在她身边,什么计划都实施不了。

没办法,不是他们无能,而是那个男人,实在是太过于强大,他们完全不知道,他已经强大到什么样的地步了。

若想要报仇,必须得好好计划一番。

现在去找齐楮震是不可能的了,毕竟都已经大半夜的了,去打扰人家总归是不好的。

逛的也够久了,是时候该回房去了,还有件事,等着他去处理。

一回到房间,里面的妇人立马迎了上去,一看到里面的人,月知名脸色一黑,

“你怎么在这!”语气不是特别的好,显然,他对于妇人出现在这里的事表示很生气。

月知名的话,让妇人开心的脸色立马沉了下来,嫁过来这么多年,他从未正眼看过自己,除非是在月婉盈面前。

看都不愿意看自己,又怎么可能和她同房呢!

他们两个的房间很近,为人营造出一种两人住在同一所房间的假象,但是,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他们两个不仅分床,还分房。

今天要不是自己有事,她也不愿意去触月知名的霉头,来这里找他了。

“我来,是有事与你商讨。”妇人收起心里那丝伤心,继而恢复原样。

“什么事,快说,说完便回房去。”月知名显得有些不耐,但是,正是他的不耐,深深的刺痛了妇人的眼睛,和心。

这个男人,还真是无情,这世间除了月婉盈,怕是没有什么,能得到他的温柔了,哪怕是一丝丝。

同时,妇人也有些担心自己来的目的还能不能成功了。

“当然为月婉盈复仇,他们你惹不起。”妇人说出了自己的担忧,奈何却换来了月知名的冷言冷语。

“放弃,你觉得可能吗?就算是拼了老命,我也不能让盈儿受委屈不开心,这是我答应她的。”

“她死了,死了,我才是你夫人,你为什么不听我的。”妇人像是被月知名的话刺激到了一般,竟显得有些疯狂。

而她口中的她死了,同时也刺激到了月知名,月知名竟抬手,狠狠的在妇人脸上甩了一巴掌。

“闭上你的嘴,给我滚出去。”月知名没有客气,也没有什么不打女人的风度,没办法,谁让妇人的话,深深的触动了他心中那把钢刀呢!

妇人有些被打楞了,保持那个被打的姿势久久回不过神来,“你,你竟然打我?”

捂着被打的脸,妇人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月知名,自从他娶自己回来,就算不爱她,吃穿用度也都没有苛刻,两人也是相敬如宾,别说打她了,就连碰,都不碰她。

也许这听起来很好笑,但却是事实,妇人心里苦,一直渴望着月知名能碰她,没想到,今天实现了,却是以这样的方式。

“滚。”面对妇人的不可置信月知名却没有丝毫的后悔,只要触碰到了他的底线,别说打了,杀了她,他也不会眨一下眼睛。

这些年,为了坐上魔相这个位置,他手上沾染的鲜血,还少吗?

“好,我滚,我去找她,告诉她,她就是个有娘生没娘养的贱种,我才不是她娘。”

妇人这个时候说这种话,无疑不是在刺激着月知名,可是,她管不了那么多了,这一巴掌,已经让她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了。

“你敢。”在妇人刚说完这话的时候,身体还来不及跑不出,月知名便掐住了她的脖子,疯狂的表情好似随时都会杀了妇人一般。

妇人被掐的说不出话,难受的表情落在月知名的眼中反而助长了他的气焰。

“刚刚不是还很厉害的吗?现在你跑啊!跑啊!”月知名疯狂的大喊,好像在抒发着自己的内心。

这个时候,门口传来了响声,接着,房间的大门被人重重的推开,月知名本想看看是哪个奴才这么大胆,竟敢推他的门。

不看还好,这一看,月知名呆住了,就连抓着妇人的手也松开了不少。

月婉盈此刻,满脸泪痕的站在门口,一脸不可置信,厌倦,痛苦的表情,可是,不管是哪一个,都深深地刺痛着月知名。

“爹,你告诉我,她说的不是真的。”月婉盈颤抖着声音,用那残余的手指指着妇人。

她在等,等着月知名给她一个否定的答案,只要他说,她就信,可是,为什么,她爹徘徊了,不看去看她的眼睛了。

那这么说来,妇人说的,是实话了,她这么多年,都被他那善意的谎言蒙在鼓里。

呵呵,她好傻,她竟然以为,这世上,唯有她爹不会欺骗她,看来,真的是她异想天开了。

不等月知名的答案了,月婉盈已经转身跑了出去,每一步,都好像踩在了月知名的心尖上,那般的痛。

来不及杀妇人,月知名怕女儿做出什么让他后悔终生的傻事,立马追了出去,可是,哪里还有人影,她怎么可能跑的那么快。

月知名在四周徘徊,直到,那池水中央浮起了一个身影,却彻底的让月知名呆住了。

那衣服,他认识,正是月婉盈刚刚所穿的那件,可是,此刻却孤零零的飘荡在水中央,银色的月光撒在上面,为湖水,增添了一丝清冷之色。

此刻,月知名疯狂了,什么也不顾的跳入了水中,目标准确的往月婉盈哪里游着,等到勾到她时,却也顾不得去察看人怎么样了,先把人捞上岸在说。

这个时候,妇人也跑了过来,看着月知名在水中拉着月婉盈往上游,眼中划过一丝悲伤,取而代之的是开心的眼神。

月婉盈死了,那是不是说明,她可以获得他的宠爱了。

等到月知名把月婉盈救上岸之后,妇人跑了过去,却没有出声,就那么静静的看着月知名那一系列救人的动作。

不过,看样子也已经于事无补了。

月婉盈的双眼紧闭,脸色不知道是因为淹水的原因还是因为月光的颜色,出不出的苍白,落在人的眼中反而多了丝恐怖。

月知名发疯似的唤着月婉盈,却不见她有丝毫的动静,颤抖着伸出手指,放在月婉盈的鼻腔处,却得出一个自己知道却不愿意相信的答案。

他的盈儿,没了,她留给他唯一的寄托,没了,没了,没了,都没了。

这个时候,月知名完全沉浸在自己的悲伤之中,妇人好似不知道,看到月婉盈死了,心里一高兴,便没看清楚现在的形式。

“老爷,节哀顺变吧!人死不能复生,相信盈儿也不远看着你如此的伤心!”

妇人的话,看似是在安慰,实则是在火上加油,只不过因为兴奋,她自己没发现罢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