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沐琦舞司空邪 > 第两百三十四章 何意

我的书架

第两百三十四章 何意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两百三十四章何意

一个下午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带着沐琦舞用了晚膳之后,司空邪还特意带着沐琦舞去夜市玩了好半天。

一知道司空邪觉得时间到了,这才停了下来。

一顿逛下来,两人买了不少东西,不过,都放在马车上让人给带回去了,接下来,就是他们“玩乐”的时间了。

“暗卫何在!”来到人少的地方,司空邪唤出暗卫,语音刚落,便齐刷刷的出现了十个人。

“主上。”齐刷刷的十道声音如同一张嘴说出来的,而这十个人,分别就是暗一、暗二、暗三...........暗十,十个人,无一缺席。

“准备一下,马上出发。”司空邪没有说去哪里,但暗卫们却早已知道。

他们今天在暗处陪着主上和主母逛街一天,等的就是这一刻。

“是,主上。”

司空邪搂着沐琦舞,运用轻功直接飞了起来,沐琦舞则安心的躺在司空邪的怀中,不过,却也不是那么的安分。

沐琦舞悄悄感受着暗处的气息,发现除了十个暗卫的,就没了了。

“邪,你打算我们十二个人去灭人家的门啊?”沐琦舞一副不相信的语气,其实,如果不相信,也许就不会只是嘴上说说罢了。

“不,是十个。”司空邪倒好,直接给了沐琦舞更重一击。

“十个?司空邪你数学体育老师教的!”被司空邪这么一说,沐琦舞立马毫不客气的回了一句嘴。

不过,这话里的名词,司空邪却听的不是很明白,“舞儿,数学,体育老师?那些是什么东西?”

不懂就问,司空邪没有丝毫的不好意思,可是,沐琦舞却尴尬了,自己一时嘴快竟然把二十一世纪的词语说了出来。

“数学就是算术,体育老师就是教你们武功的夫子。”不过,不管怎样,沐琦舞还是给了司空邪一个解释。

可是,这解释却让司空邪皱起了眉头,“舞儿,这些你是怎么知道的?”

司空邪不喜欢这种感觉,明明沐琦舞在他怀中,他却有一种两人相距很遥远的感觉。

“额..........”这个让她怎么解释,总不能说她是穿越来的吧!

“回去给我解释。”看出沐琦舞的小心思,司空邪也不强迫,不过,答案他是一定要知道的,可是,他愿意给时间沐琦舞组织语言。

一来是如此,二来,现在的情况不是很合适。

不知是不是因为两人聊天的原因,沐琦舞才感觉没过多久,司空邪却停了下来,“到了。”

薄唇淡淡的吐出两个字,可是,这手臂却还是把沐琦舞搂的死死的。

而他们的位置,正好就是魔将府的大门口,此时,齐楮震站在门口,一直在那踱步,看样子是等了很久了。

这不,一看到司空邪搂着沐琦舞来了,立马迎了上去,“微臣恭迎魔主。”

齐楮震特意忽视了沐琦舞,虽然他知道沐琦舞是魔后,可是,这不是还没宣告天下吗?一个低贱位面的女人,怎能配的让他尊称魔后呢!

不过,他的这点小心思司空邪全部看在眼里,不高兴的皱了皱眉。

“魔将,这是本主的妻子。”司空邪这话,看似是在陈述,不过,齐楮震却听的浑身一震。

没想到司空邪竟然这么疼爱这个女子,竟然见一个称呼都要与他计较,可是,越是如此,齐楮震便越是不喜欢沐琦舞。

本来因为身份问题,齐楮震便已经不能接受沐琦舞了的,现在看到司空邪这么维护她,便想到了红颜祸水,看向沐琦舞的目光很不善。

司空邪本来因为他和月知名的计划来灭门的,后来因为他那好儿子更加坚定了灭门的心思,现在,他突然不想这样了。

死对他来说也许是一种解脱不是吗?

“魔后。”不情不愿的,齐楮震喉咙微微发声,声音小的如同蚊子一般。

“什么,魔将大人说什么,本宫听的不是很清楚。”沐琦舞毫不客气,对于看不给自己面子的人,那么也就没什么给他留面子的必要了。

“魔后。”看到沐琦舞端出了身份,再加上司空邪的原因,齐楮震不得不强迫自己叫出了那个不愿承认的称呼。

不过,他愿不愿意承受好像没什么区别,如果被沐琦舞知道,估计会笑掉大牙,你不愿意承受难道她就不是魔后了吗?想的有点多吧!

“怎么,来了这么久,魔将大人不请我们进去坐坐。”沐琦舞再说这话的同时,特意加重了魔将大人这个称呼,听的齐楮震眼睛都要喷火了。

沐琦舞这话,不是摆明了讽刺他吗?魔主在这,来了这么久,他不请人进去坐坐反而还在这计较一个称呼。

就算再生气,齐楮震告诉自己,咬着牙也要忍下去,“魔主,魔后,里面请。”

让开位置,让司空邪得以搂着沐琦舞进去,一进去,里面一个个歪七扭八的,趴的趴,倒得倒,看样子,为了等他们,这些人也是累惨了。

“咳咳。”齐楮震故意咳嗽出声,立马惊醒了里面歪七扭八的人,一个个看到眼前一绝色男子搂着一绝色女子。

而两人那浑天然的霸气让所有人立马清醒过来,齐刷刷的跪地,“恭迎魔主。”

再一次,沐琦舞被无视了。

不过,她也不恼,反而很自在的看起了周围的环境,“邪,你说我怎么总是会被无视呢?难道我的存在感就那么弱吗?”

边看,沐琦舞还边抱怨,脸上却还是很自在的表情,一点也没有一丝不好的情绪。

知道沐琦舞是故意这么说的,司空邪当然得配合了,当然,就算沐琦舞不说,他也会提醒这些人。

“不是你的存在感弱,是眼睛他们不想要了。”淡淡的宠溺,却听的人无限的恐慌。

在场每一个人都在猜测,司空邪这话的意思,最后,不知道是谁带头叫了一声魔后,其余的立马也唰唰的跟着那个。

听到这称呼,沐琦舞还是挺高兴的,尤其是看到那几个女人眼中的不甘心,她更加高兴。

“魔主,不知这么晚了,来微臣这所谓何事?”这时,齐楮震站了出,一开口便是询问司空邪的来意。

“没什么,就是最近看魔将和魔相走的很近,不知道魔将你知不知道魔相去了呢?”

司空邪此话一说,立马,在场的人无不是变了脸色,尤其是齐楮震。

他不知道,司空邪说出这话是不是知道了什么,而且,联想到他这么晚也要来这里,不可能就是简单的说几句话,这句话,其中一定包含了什么意思。

“回魔主,魔相的事微臣知道,此事微臣也是痛心疾首,没想到魔相他那么早就去了。”说罢,齐楮震还装摸昨晚的擦了擦眼睛,就好像擦眼泪一般。

“哦!魔将痛心疾首,不如,去黄泉路上和魔相做个伴如何?”这话,是沐琦舞说的,可是,其中的意思,却如同司空邪的话一般有震慑力。

因为,这话,无一不是在透露着,他们的来意,要杀他,如果是这样,那么,他上次和月知名相约出去商讨的东西,司空邪一定是知道了。

“魔后这话说笑了。”就算心里害怕,但齐楮震表面上还是一副镇定的模样。

对于这话,沐琦舞却是丝毫不给面子,“本宫从不开玩笑。”

沐琦舞这话一出,齐楮震再怎么样也装不了镇定了,就连屋子里的其他人,也是惶恐的不得了。

齐楮震把目光转向司空邪,希望能从他口中得到否定的答案,没想到,司空邪的回答竟然是这般。

“魔将已经知道了,不是吗?”薄唇轻起,吐出的话,却是这般的无情。

屋子里有一些经不住吓的小姐们已经晕过去了,不过,如果你以为这样她们就可以逃过此劫,那就真的是太异想天开了。

“魔主此话为何意。”听到司空邪的答案,齐楮震知道,自己在这么忍下去也不是办法。

在同司空邪对话的同时,手在背后暗暗打着手势。

下一秒,屋内出现了黑衣人,均是现在齐楮震的身后,有了这些人,齐楮震放声大笑。

“魔主,有些玩笑大家笑一笑就好了,还是不要放在心上为好,不然,对我们大家都不好。”

如果没有身后哪一所黑衣人,齐楮震估计也说不出这样的话。

“可是,如同魔后所说,本主,从来不开玩笑。”司空邪没有丝毫的畏惧,迎着齐楮震的话就堵了上去。

齐楮震脸色一黑,在这种情况下,司空邪还能说出如此之话,真是不得不让人心生佩服,不过,那又如何。

他不怕,他们就两个人,看那个女子的模样,会不会武功还是个问题,到时候司空邪对付他们的同时,还要估计那个女子,只怕,呵呵。

“既然如此,魔主,就不要怪微臣没提醒过你了。”齐楮震这话说的,百分之百的自信。

不过,他真的有自信的资本,身后站着黑子暗卫,而屋子外面,不知因为陪跑出去找来了侍卫把这里团团围住。

再看看司空邪这边,就两个人,其中一个还是“弱女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