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炭治郎的慈悲师兄 > 第二十六章 鬼舞辻无惨的初次遇见

我的书架

第二十六章 鬼舞辻无惨的初次遇见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真龙大我肩上扛着无水一清,另一只手抱着一个硕大的行囊,里面装满了许多看着就值钱的物件走出院子时,发现唐泽雄二已经带着大量的警卫包围了这里。

  他们正一脸震惊的看着他。

  唐泽雄二咽了口吐沫,说道:“他没死了吧?死了,可不太好交差啊!你还能撑得住吗?”

  真龙大我此刻的卖相确实不太好,身上衣服破破烂烂而且沾满了血迹,有他的也有无水一清的。

  他摆了摆手,说道:“我没关系,但是需要找个房间洗漱一下,还需要一套干净的衣服。”

  唐泽雄二挥了挥手,几名下属从他的手中接过了无水一清以及要拿另一个硕大的行囊。真龙到我死死的握住行囊,睁开了双眼怒斥道:“干嘛?这是我的医药费!”

  那名下属被他的气势吓的退后了一步,站立着不知如何是好随后将目光看向他的上司。

  唐泽雄二咳嗽一声,拍了拍真龙大我的肩膀小声说道:“从居民汇报这里发出了巨大声响,我们就连忙赶来了,在这里的房间内我们找到了大量武器以及那颗人头,除此之外还有很多失踪的武士尸体。这个无水一清属于重大要犯了,他家里的东西都属于赃物。你拿走的话,我们很为难啊!”

  真龙大我转过头来说道:“那我这一身伤就白挨了?你知道他砍了我多少刀嘛?”

  唐泽雄二自然明白他的意思,大声说道:“这个少年!在我的安排下,经过艰难危险的搏斗终于抓捕了罪犯无水一清!警局将会重大的奖励,希望大家像这个年少有为的少年学习!”

  啪啪啪啪啪!

  现在的警卫们爆发出热烈的掌声,就连被呵斥的那个下属眼睛中也露出羡慕和崇拜的目光。

  真龙大我终于放下了行囊,对着他伸出了五根手指压低声音说道:“低于这个数,我可不干!”

  唐泽雄二连连点头,附和道:“没问题,到警局我就给你拿五百!”

  “五千!”

  “你疯了吧,最多一千!”

  “三千!”

  “一千五百块!小子,做人要懂得知足!”

  “各退一步,二千五!”

  最终在二人争执中,终于有了结果。

  给予真龙大我两千日元,归还剩余的两把日轮刀之外额外送一个特殊证明。

  有了这份证明,真龙大我只要不是特别明目张胆的拿刀在大街上走来走去,那么就算被一般的警卫发现了,也不会因为禁刀令而抓起来。

  此时的他已经在洗浴室清理了满是鲜血的身体,自己抚摸着开始结痂的刀口有点苦恼。

  ‘早知道,跟蝴蝶忍要一些防止疤痕的药剂好了!’

  换了身新的衣服,真龙大我刚走出去就遇到了在门口等待唐泽雄二。

  他扔过来一个包裹说道:“你的奖励都在这里面了,出去的时候把刀藏好!有了证明也别那么嚣张。”

  真龙大我打开包裹检查了下,随口说道:“放心吧,我本就是个低调的人,走了,还要赶火车呢!”

  唐泽雄二连忙喊道:“喂!真不考虑来我这当警卫?你这是实力多办几个案子,由我从中协助的话,晋升到部长很快的哦!”

  结果对方头也没回的摆了摆手,大步走远!

  唐泽雄二望着真龙大我消失的身影,砸了咂嘴说道:“啧,真是可惜,有他在我晋升的几率就大的多了!有缘再见吧,少年!”

  重新上路的真龙大我,花了点钱搭乘马车来到了最近的熊本市,这里有火车可以去大哥在东京的宅邸。

  天色渐渐昏暗。

  大街上,真龙大我问了火车站的方向,谢过对方后走了过去,大城市确实远比村镇繁华,路上过往的行人很多穿着洋装,就连路边摊都贩卖着各种金属制作的后现代工艺品。

  正当他看的目不接暇时,对面中走过来一个人。

  这个人黑长卷发,身形高挑,肤色十分苍白,梅红的眼睛和清秀的脸庞十分吸引路过女士们的目光,再加上那一身得体的黑色西装和白色礼帽,显然是一位多金帅气的成功人士。

  真龙大我与他擦肩而过的刹那,四目相对。

  真龙大我呆愣的站住脚步,随后自己的心跳开始飞快加速。

  那人却没有停住脚步,继续向前走去,不过他嘴角微微含笑用只有自己可以听清的声音开口道:“鬼杀队!”

  真龙大我只觉得有一股凉气从脚底直冲头顶。

  ‘鬼舞辻无惨,它为什么会在这里!’

  深吸了一口气的真龙大我,加快脚步离开这里,他不会作死的独自一人去抓鬼舞辻无惨,此时的自己还远远不是无惨的对手。

  来到火车站的他快速的买好车票,直到上了通往东京的火车,他的心跳才慢慢恢复了平静。

  ‘该死!’

  真龙大我恼怒的锤了一下自己大腿,他痛恨自己此刻的懦弱,如果有更强大的力量便能消灭鬼舞辻无惨而不是像这样庆幸自己没有被对方发现。

  呜呜!!

  哐当哐当哐当哐当哐当

  火车慢慢启动,真龙大我透过窗户看向刚刚那条的街道,他暗暗发誓,终有一天,他会让鬼舞辻无惨听到自己的名字就落荒而逃。

  ——————

  另一边恋柱甘露寺蜜璃正十分欢喜的跟她的妹妹甘露市良美交谈着。

  “妹妹,你为什么突然要来鬼杀队啊!你不是从小最怕鬼了吗?”蜜璃桌前放着犹如小山高的樱饼,她正一边吃着一边好奇的问道。

  良美一瞬间就脸红到冒气,她打小就很不会说谎,只见她支支吾吾的说道:“因为……那个……想……”

  “啊呜”

  咬了一大口樱饼的蜜璃,看着半天讲不出一个所以然来的妹妹,想到自己来鬼杀队的目的忽然惊讶的大声说道:“你也是来鬼杀队找夫君的是不是?不愧是我的妹妹!!”

  良美脸红的都快发紫了,连忙拿起一把樱饼塞进她大姐的嘴中说道:“不、不要那么大声啊啊啊啊!!!”

  “啊呜啊呜啊呜啊呜”

  蜜璃几口吞下妹妹塞过来的樱饼,不断好奇的问道:“呐,呐跟大姐说说,你有目标了吗?”

  良美手指紧张的捏紧自己的衣角,脸上的红润都已经涨到了耳根处,过了好久她才用蚊子般的声音说道:“是……大我先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