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炭治郎的慈悲师兄 > 第四十四章 纠结的小芭内

我的书架

第四十四章 纠结的小芭内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接下来的日子里,真龙大我除去吃饭和解决内急外几乎都在床上休养。

  只不过无乐、甘露寺良美经常来探望,因为太过频繁以至于被蝴蝶忍以影响大我先生身体恢复为理由警告不允许在靠近这个房间一百米后,日子才平静起来。

  众为柱大多都在任务中奔走,不过正巧的是蛇柱完成任务后回鬼杀队之后,发现良美的异常。

  因为是恋柱的妹妹,而且双方长的很像,于是他便格外注意了下,凭借他多年暗恋的经验完全明白了她的小心思。

  甘露寺良美喜欢真龙大我!

  ‘该死,她怎么会喜欢那个小子’

  ‘我上次好像有些针对他哦……应该没关系吧……’

  ‘不然去看看他?身为前辈这次后辈做的不错,我去探望探望……很合理’

  在蝴蝶屋外不断的徘徊的他,最终还是拉门进去探望那个家伙。

  “哦?蛇柱大人!”已经可以起身的真龙大我,正在看着手记,发现来则是伊黑小芭内有些微微惊讶。

  蛇柱用他那双异色双瞳微微有些异样的看着对方。

  “蛇柱大人?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真龙大我看到对方的眼神觉得很奇怪。

  ‘该不会是因为我和恋柱走的近了,趁我受伤,身体不便来揍我的吧?’

  二人对视良久。

  “你这次做的不错,可以夸奖你一下哦!”蛇柱抬手指向他,连脖子上名为‘镝丸’的白蛇也在肯定的摇晃着。

  “嗯?谢谢您的夸奖,您来就是来说这件事的吗?”被总是说话毒蛇的伊黑小芭内突然夸奖,他总觉得有些哪里不对劲儿。

  “你的事情,我从主公大人那里听说了,作为鬼杀队的后辈,这次确实做的不赖,等你身体好了可以来找我,我可以勉为其难的教导你两招,省得在输的这么惨!”接下来蛇柱以极快的语术说完这段话,便头也不回的大步离开。

  真龙大我呆呆看着飞速离开的伊黑小芭内,给他留下满头的问号。

  ‘这样,算是扯平了吧!’

  蛇柱靠在庭院内的樱花树旁,回想着自己刚才说的那番话,微微的自己点头。

  “这不是伊黑先生嘛,稀客,很少看见你来我这里哦,是来看大我的吗?”蝴蝶忍笑着从远处走了过来。

  “没有,只是随便走走,那个家伙的好像又受了很严重的伤?什么时候死掉”蛇柱把头转到另一边说道。

  “不要这么说嘛,他这次的伤失血过于严重,如果不是有着远超常人的体质,和堪称怪物一般的造血功能,他真的会死的。不过现在已经没有生命危险了,在休养一段时间就可以完全康复了呐”蝴蝶忍微笑着说道。

  “实力不济罢了,等他身体好了,我要调教调教他!省得给鬼杀队丢脸”说完,蛇柱猛的跃上房顶,几个跳跃后不见其踪影。

  蝴蝶忍笑容不变,只是看向蛇柱逃离的方向,用纤细的手掌拖住自己的下巴若有所思。

  她回到房间拿出十分丰富的午餐,端到真龙大我所在的医务室。

  “蝴蝶忍大人,您不用亲自端来的,寺内清她们送来就可以了!”真龙大我放下手中的手记说道。

  “没关系的,快点来吃午餐吧,都是一些补血气的食物,很难得的”蝴蝶忍笑着放下餐盘。

  拿起筷子的真龙大我,有些乞求的说道:“蝴蝶忍大人,我感觉身体已经好很多了,你看我什么时候可以出去啊,感觉身体已经开始生锈了。”

  因为浑身刀口过多,导致连做康复拉伸都不可以,一个多月来一直躺在床上静养,这个时代可以没有手机和平板可以打发时间,让他有些静极思动。

  蝴蝶忍用手指对准他弹了一下脑门,假装恼怒道:“不可以,你的身体虽然恢复的很快,但是流失了太多气血,如果现在出去,稍微拉扯或者运动过量都可能会让刀口二次崩裂,你不想变成不死川先生那样满身疤痕吧”

  真龙大我回想起风柱激动时双眼充血满身疤痕的样子。

  “诶~~”

  叹了一口气之后,乖乖的开始吃饭,连续一个月都是这种大补之物,虽说菜肴的做法经常变换,可是他只想去吃个清淡些的东西,最好是一些酸甜的水果。

  看着乖乖吃饭的真龙大我,蝴蝶忍习惯性的摸着他的头发说道:“这就对了嘛!”

  就在这时窗外忽然冒出两个头颅,一个是神一无乐的,另一个是甘露寺良美的,虽然在看到蝴蝶忍之后两个头颅又迅速的缩了回去。

  虫柱犹如一只飘荡的蝴蝶一般,出现在了窗口揪着二人的耳朵对真龙大我说道:“那么大我先生请好好用膳,我先告辞一下”

  另一边,伊黑小芭内站在屋顶之上望着远方。

  他喜欢着恋柱,发自内心的喜欢,对方的天真、活泼、可爱甚至巨能吃他都喜欢到骨子里。

  但是也许这辈子都不会跟她告白,自己只会远远的注视着她,同时也注视着胆敢靠近她的人。

  他身体里流淌着伊黑家族的血,这个家族是肮脏的,为了获得利益不惜供奉蛇鬼。自己的逃跑也几乎导致全族被灭,时至今日他依然能记起名义上堂姐的那番话。

  ‘就是因为你逃跑,害的大家都被杀了!!!’

  ‘死了五十人都是你杀的啊!!!’

  ‘区区一个活祭品,老老实实的被吃掉不就好了!!’

  这番话一直狠狠的扎在他的心上,加入鬼杀队之后把这股矛盾的心思都发泄在恶鬼的身上。

  他疯狂的怨恨恶鬼!憎恨恶鬼!

  只有当他为了素不相识的普通人而豁出性命斩杀恶鬼之时!

  感受着被救之人发自内心的道谢之时!

  他才感觉自己勉强可以算作一个‘好人’!

  “被人渣一族生下的我还是一个人渣”

  伊黑小芭内用绷带绑住的嘴还是吐出了自己内心处的自卑,脖子上的镝丸吐着信子将冰冷的头抵在蛇柱的头上好似安慰着什么。

  他深处手轻轻的摸了摸镝丸,望着远处的太阳说道:“有着如此罪孽的过往,和体内流淌着肮脏之血的我怎么能配的上你。远远的望着就好啦,我只希望能够永远望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