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非相之窑变 > 第一八七章 有个少女很厉害

我的书架

第一八七章 有个少女很厉害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心儿紧随其后,她跟在许意筝身后一起跑到门口,可她没有筝儿跑的快,当她达到大门口的时候,只看到郑誉连和许泊文两人站在门外与来人对峙着。

  总共来了三人,为首的一人是个瘦高个,年龄在三十岁左右,手里捏着一把长一米宽约三寸的大刀,其余两人手中拿着的也是刀,刀刃在阳光下发着阴森森的寒光。

  外面的几人看到心儿出现,为首的那人将刀在身前晃了一下,就要动身上前,许泊文上前伸手将其拦下,冷冷的说道:“这是我许家,你要进去,问过我了吗?”

  那人上下打量了一下许泊文,咧嘴嘲笑道:“你是这家的主人吗?你有资格拦着我进去吗?”

  许泊文并没有因为他的嘲笑在情绪上产生任何变化,他淡淡的瞥了一眼那人,冷笑道:“我有没有资格拦你这个不劳你费心,你只需知道你没有资格进去即可!”

  那人再一次扬了扬手里的刀,出言威胁许泊文:“爷手里的大刀不长眼,我只是奉命前来带走那个女人,其余的我都不管!”

  “逝尘姑娘早已脱离乐籍,你们带不走她!”郑誉连上前一步,挡在许泊文身前厉声说道。

  那人不以为意的回道:“我们只负责带走她,其余的一概不管!”说着急闪一下,躲开郑誉连与许泊文的阻拦,朝大门内跑去,后面的两个人牵制住郑誉连与许泊文,他俩无法再动弹分毫。

  那人的速度非常快,站在门口的两名仆役来不及将大门关闭,他已经跳上了台阶朝里面略去,眼看他就要强行进入府院之内,就在瞬息之间,他似乎被一股什么力量打了出去,众人只看到他以一个弧度极高的抛物线背身飞了出去,重重倒在了台阶下。

  那人倒地后顾不得呻吟,一个东西便落在了脸上,他如惊弓之鸟般一把将那东西抓住并立即起身,他以为又是什么伤人的暗器,细看后原是一本京城乐籍名录,他气急,狠狠扔下名录又要冲进去。

  可下一秒,一把剑抵在了他的喉结处。

  那人站着不敢在动一下,身后的两名手下情急中扔下郑誉连与许泊文纷纷拔刀朝他这边跑来,但是被他及时抬手制止。

  他顺着通体漆黑的剑身看过去,便看到了一张极为清秀好看的脸,此人自然就是许意筝。

  原来她跑到门口没有直接出门,而是跃上房顶,坐在房顶看着下面的一切,当她听到郑誉连提到乐籍名录后,立即纵身跃下,自房中取出,刚走到门口,便看到一人直直往院内冲,她立即拔剑一挥,凌厉的剑气直接将那人扫了出去。

  此时她正拿着湛卢剑抵着那人的脖子。

  那人觉得眼前这姑娘的容貌与方才与他说话的两位公子中的其中一位很是相像,便推向他们应是一家人,他一愣,心下寻思着难道方才将自己打出来的那股力量就是眼前这丫头使出来的?

  他不相信一个看上去十三四岁的少女有这样的功力,更不相信自己行走江湖数年,竟然被一个看似弱不禁风的丫头片子给打败了!

  可是很快,他就承认了这个事实,因为他认出了此刻抵在自己脖颈处的这把剑,正是江湖中赫赫有名的湛卢剑!

  但见持剑的少女看着他,严重似有厉芒射出,只看得他后背发凉,他不知道到底是这少女让自己害怕还是她手里的湛卢剑让他害怕。

  少女厉声问他:“是谁派你们来这里的?你可知这朝中要员的府邸,你们若持刀随意进入,可是要坐牢的!”

  那人回应道:“女侠,我们也是受人之托,身不由己,还请您收下留情,放了我们!”

  少女继续骂道:“到底是谁派你们来的?说了便放了你!”

  那人惧怕湛卢剑削金断银的威力,一点也不敢动,生怕少女拿不稳割了自己的喉,他伺机缓缓举起手朝后慢慢小退了一步,这才缓缓说道:“一日有人找到我们,说让我们在今日来此处叫嚷,目的是带走一个女人,他将画像给我们看了后,扔下一包银子就走了!”

  少女继续问:“可有看清那人的模样?”

  “他蒙着面,看不见全貌,我们看到有生意做,便什么也没有细问便接下了!”

  少女听完后看着他,似是不相信,他立即解释:“我说的话句句属实,若是不真,我便自己刺死在这湛卢剑上!”

  少女终于收剑,看到湛卢剑被送入剑鞘后,他终于松了一口气,可只过了一眨眼的功夫,他看到湛卢剑又抵着自己的咽喉了,只是这一次剑尖处挑着一本乐籍名录。

  少女看了一眼乐籍名录,对他说道:“你将此物拿回去,好交差!”说完收剑转身,走了没几步后又回头,用一种凌厉的眼神看着他,说道:“别再让我看到你,不然,就不仅仅只是被踢飞的结果了!”

  那人疯狂点头,然后带着自己的两名手下爬也似的跑了!

  目睹了这一切的郑誉连、许泊文还有心儿,皆被许意筝娴熟的功夫武艺给震惊到,尤其对心儿产生的心理冲击更是无限大,她想起自己在面对之前境遇的无能为力,便对身怀武艺的筝儿心生羡慕。

  人与人之间终究还是不同的,她在心里设想若是自己有筝儿这样好的功夫,那么在叶风拼死将锦囊拿给自己的时候,她也可以拔剑来护他。

  说是对他人的羡慕,其实倒不如说是对自己在某方面感到了失望,心儿陷入了自责中,她将自己心里的真实想法告诉了筝儿,筝儿只说了这么一句话就使她豁然开朗。

  筝儿说:“人人都会被他人羡慕和倾慕,至于叶风大哥,既然他拼死护下了逝尘姐姐,那你一定要好好活下去,这样他的守护才有意义!”

  许泊文与郑誉连走了过来,两人将筝儿夸赞一番是必然的,这之后郑誉连便离开了,说是有一处院子他要去看一下,若是满意就买下来,择日搬过去。

  郑誉连走后,筝儿转身对大哥许泊文说道:“大哥,那我也出去一下!”说完不等许泊文说话她就蹦跳着走了。

  许泊文伸手一把抓住她,心儿看得出来,许公子对自己这位调皮好动的妹妹也是非常疼爱的,在人前那副冷冰冰的样子在筝儿面前便是冰消雪融春暖花开的感觉。

  许泊文拽着筝儿的衣领,她如一只被拎起来的小猫一样兀自刨爪做着挣扎,心儿也知道这筝儿也是故意的,凭他的功夫不会被这点小把戏难住的。

  许泊文眼中充溢着无限的宠溺,笑着问筝儿:“你又要去哪里?叔父今日特意叮嘱我让我看好你!你可不能再乱跑了!”

  筝儿一边刨着手一边回应道:“我去医者街找我二哥!”

  许泊文:“既然是去找他,你又何必佩剑!说吧,到底去哪里?”

  筝儿终于放弃了挣扎,许泊文见状也就松开了手,筝儿转身对自己的兄长说:“我要去见一位朋友!”

  许泊文听后立即警觉起来:“是男是女?”

  许意筝眯眼嘿嘿笑了两声:“男的!”

  许泊文闻言眉头微微蹙起,认真说道:“你忘了上次被老家邻里信口雌黄说出的话伤害的事情了?”

  许意筝抱剑在胸前,一仰头,恨恨道:“自然没忘!”

  许泊文:“那你还....”

  许意筝突然正色道:“大哥,那些人的嘴我管不得,我只知我如今在查的事情事关宋夏两国的安宁,我非去不可!阿爹不会责怪你的,所有的后果我自己承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