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诸天从拜师九叔开始 > 17 任小姐好凶啊!

我的书架

17 任小姐好凶啊!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灰濛濛的世界中,丈高的圆镜诡异地竖在这里,缕缕灰气形成雾霭,挡住了圆镜后面,让人无法窥探。

  而在镜面之中,与荀谈有九分相似的少年,正身处一片山脉之中。

  忽地,远方黑云压境,蔽日遮天,内里潜藏无尽妖鬼,挣扎、嘶吼,把云朵撕扯成诡异的鬼怪模样。

  少年神色肃穆,双手掐诀,念动咒语,身上散发耀目金光。

  一尊头戴金冠、身披甲衣的神人虚影猛地从体内跃起,腾在半空,冲向黑云。

  张口一吐,如剑利牙飞出,双臂一震,两道金钩连扫。

  剑斩钩挑,妖鬼哀嚎,邪氛尽扫,天光重放。

  黑云与其中鬼怪消散一空。

  除掉妖鬼,少年并不收手,再次念诵一道法咒,晴朗天空陡然闷雷作响,雷光阵阵。

  九道硕大无朋的纯金雷光恍如天宫宝柱,自天而落,降于群山。

  霎时,天地震响,风雷掩目,一片璀璨过后,山峦崩塌,大树栽倒,无尽尘土飞扬。

  雷电之后,天火新生。

  光明火焰熊熊燃烧,弥漫山林之间,将原本已经化作废墟的山脉烧成灰烬,永不熄灭。

  ......

  一觉醒来,荀谈仍是沉迷在那副场景之中,久久不能自拔。

  “能拥有那般法力,已经是仙人手段。也不知道我何时能达到那般境界。”

  荀谈喟然长叹。

  清晨的阳光透过玻璃照进房间,暖洋洋的,让他体内的纯阳气也活跃了几分。

  荀谈取下了腰间的小巧印玺。

  这是一尊寸许长短的正方形小印,通体深红,看上去颇有分量。

  小印上方刻着一只狴犴灵兽,双目灵动异常。四周则是刻有种种龙蛇般的符文。

  在印玺下方则是三个字:雷火印。

  昨夜在炼化这尊法印后,荀谈便发现体内的纯阳气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增长起来。

  原本被他养炼至指甲盖大小的纯阳气,现如今已经有了小拇指长短。

  这样大的进步与雷火印中传来的那股温润阳气是分不开的。

  “说不定,这雷劈枣木中还真有雷神之力驻留,我炼化了其中力量,不知道会不会有buff加持。”

  例如,召唤雷神?又或者,得到神力加持,魅力值增增加100,福运值增加100?

  ......

  “表弟,准备吃饭了,待会我们还要去等师父。”秋生的声音打断了荀谈的yy。

  “我来了。”荀谈应了一声。

  吃完饭后,两人便来到了镇子的牌坊前,等候九叔。

  没等多长时间,九叔与四目师叔,还有后面跟着的文才出现在了两人视线之中。

  荀谈连忙迎了上去。

  “师父,任老爷说在玛丽莲餐厅见面。”

  “先不急,我和你师父还没吃早饭呢,今天特意来镇上下馆子。”四目道长换上了普通装束,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当先说道:

  “你家在镇上住着,肯定知道哪家的菜做得不错,快带我们过去。”

  “这,也好。”看到九叔无奈摇头,荀谈只能应下。

  四目师叔经常在山村老林里晃荡,如今来到任家镇,肯定要放松放松再走的。

  “那我待会要不要安排师叔去大保健?”荀谈心里莫名出现了这个念头。

  看了看一脸正气的九叔,荀谈把这个念头抛在脑后,带着师父一行去吃了顿烧鹅。

  时至中午,四目师叔和文才去采买东西,秋生回家照看店铺,九叔点明要荀谈跟着去玛丽莲餐厅。

  “走吧,你在省城上学,想必也进过这西洋餐厅,便跟为师一起去吧!”九叔故作淡定,收起了烟杆。

  来到玛丽莲餐厅,门口的侍者挡住了两人。

  “是任发请我师父前来的。”荀谈走上前去,主动说道。

  “请跟我上二楼。”侍者做出“请”的手势。

  来到二楼,任老爷已经在那里坐着了。

  “九叔,好久不见。”

  “任老爷客气了。”

  两人客套一番,荀谈也跟着问了声好,便各自坐下。

  接着,两人拉起了家常。

  “听说令千金从省城回来了,任老爷怎么没有带她一起?”

  “哦,她去买东西了,待会儿就来。”

  ......

  荀谈一言不发,管住嘴巴,静静地听着这番熟悉的交谈。

  “这不来了吗?”任老爷忽然冲着那边招了招手。

  荀谈扭头一看,与影视剧中颇为相似的那位任家千金任婷婷走了过来,穿着纱裙,模样有点“凶”。

  不过,不是他喜欢的类型。

  荀谈收回了目光。

  “这位就是任小姐吧,我这徒弟也是在省城念书的,你们之间可以多交流一下。”九叔主动挑起话茬。

  “原来你也是在省城念书的,你在哪座学校啊?”任婷婷好奇地看着荀谈。

  荀谈也不知道九叔在搞什么名堂,只能据实相告,接着就听到了任婷婷惊喜的声音。

  “原来你和我在同一所学校啊!”

  荀谈:“......”

  “没想到九叔你这徒弟和我女儿是同一所学校,还真是缘分啊!”任老爷也有些惊奇。

  本想着九叔的徒弟出身都不大好,没想到还遇上了一个读书人,难怪这小子有股子书生气质。

  说话之间,侍者拿来了菜单,一如原剧中的那样,众人点了咖啡。

  不过,在任老爷离开、咖啡端上来后,荀谈主动加糖加奶,替九叔调好,恭敬道:

  “师父先请。”

  “嗯。”九叔心中一松,还好没出洋相。

  等任老爷回来后,两人就说起了正事。

  兴许是看到两个年轻人在这里不自在,任老爷主动说道:

  “婷婷,你不是要去买胭脂水粉吗?你先去吧,待会记得回家。”

  “正好,我这徒弟家里是卖胭脂水粉的,就让他带任小姐一起过去吧!”九叔笑了笑。

  “也好。”任老爷点了点头。

  “走吧!”

  这位任家千金可是土豪的女儿,要是去他家里买胭脂水粉的话,一定会挑最贵的来,这样刘氏也能赚上不少。

  “看来,我得和她处好关系,让这位学妹以后都来我家里买东西。”荀谈看着任婷婷的眼神,犹如在看一只肥羊。

  回到家中店铺,文才也在这里,正和秋生说些什么。

  等荀谈介绍了任婷婷的身份后,两眼发直的文才忍不住说道:“这位任小姐,真是好凶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