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诸天从拜师九叔开始 > 80 夜叉归阴、无常赠法

我的书架

80 夜叉归阴、无常赠法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在经过一番肮脏的py交易后,双方完满地解决了此事。

  这几名无常帮助九叔师徒在阴间运作,而九叔师徒则是为对方支付一笔金额达到十位数的“巨款”。

  等到最后约定好的时候,荀谈主动又加了一条。

  “双方每月进行一次物品交换。”

  九叔这才想起,最近蛊法师所写出的丹方上,有好多东西都是阳间没有的,甚至好些还需要阴气充足的生长环境。

  这么一来,阴间肯定能找到这些特定的东西。

  对于这条约定,四名无常没有拒绝,而是爽快地答应了。

  他们也需要有人帮他们搜集一些阳间才有的东西,实在不行,他们用阴间的特产换一些冥币、香火也是可以的。

  “好,那我等就说定了。”为首无常点了点头。

  “现在,先让我们办公事吧。”

  “好。”九叔点了点头,从桌子下取出了一把油纸伞,刚一张开,四位无常化作四道雾气钻了进去。

  “走吧,赶紧回衙门。”

  两人步行来到了衙门,刚走进去,就看到一人慌慌张张地从里面跑了出来。

  “师父,不好了,那匣子快要裂开了。”秋生满脸焦急之色。

  刚才他和蛊法师看得好好的,结果那匣子上就出现了响动,近前一看,才看到了上面重新裂开的缝隙。

  “师父,你在外面等着,我去把匣子抱出来。”荀谈将伞塞到了九叔手里,向着监狱里面冲去。

  蛊法师寄体的猴子正指着被铐子拷上的匣子,叽叽叫个不停,刘洵已经端起了手枪,随时准备开枪。

  绑缚着匣子的锁链哗啦啦的不住颤动。

  荀谈冲上前去,气灌宝印,八威毒蛇之篆再放光华。

  “给我镇压了。”

  宝印盖在匣子上,细细密密的银白电光自印下溢出,顺着盒子蔓延,转眼之间,将其包裹。

  匣子里面散出淡淡的暗红气息,想要挣扎,触到电光,却如同遇到了克星一般,嗤嗤声响中,尽数消散。

  趁着此时,荀谈走上前去,将上面的锁链一捋,一把抱住匣子,向着外面冲去。

  匣子中的夜叉铜像似是感应到了危机,不住挣扎,发出“咚咚”响声,在这一瞬间,荀谈几乎听到了匣子破裂的声音。

  眼看衙门大门在前,已经碎过一次的匣子再次被一股力量撑开,暗红气息瞬间将荀谈臂膀撑开,抛飞了出去,落在地上,稳稳不动,就像是被定住了一样。

  原来,这夜叉铜像也感应到了阴官身上的气息,不惜在衙门之中强行运使力量,也不打算出去。

  荀谈使劲踹了踹,无法晃动铜像半分。

  就连雷火印落在其上,也不过在一阵“嗤嗤”声响后,凭借着铜铸的身体接下了这令它厌恶的东西。

  这玩意儿死活不出去了。

  “怎么办?”荀谈一时间没了办法。

  “让我来。”似是感应到了变故,大门外的九叔冲了进来,腾空一跃,拂尘挥动,道道金光抽在夜叉铜像之上,青烟四溅。

  拂尘捆住铜像,狠狠一甩,终于被抛到了大门之外。

  看到此幕,抱着油纸伞的秋生连忙将伞抛出。

  霎时间,乌云掩日,飞沙走石,一股难言的力量在衙门四周荡漾。

  “大胆夜叉,吾等之前,还敢放肆?”四团雾气将那落在地上的铜像包围,深处狂风之中,更显威严。

  “嘿嘿嘿,不过是几名阴官,也敢在我面前放肆。”冷笑声在众人耳边响起,接着就见,铜像口目中不断有暗红气息溢出,在上方化作了丈许高大的双头四臂身影。

  身形虽是虚幻,却能看出面目狰狞,如同恶鬼,手上兵刃散发出一股非凡气息。

  这四名无常虽然道行浅薄,但敢来此处,自然是有着依仗。

  被夜叉小视后,心中的火气不住向上蹿起,再加上之前在荀谈手里吃了大亏的原因,一腔怒火尽数宣泄在了这夜叉之上。

  雾气一晃,现出各有两道的黑白身影,为首那黑衣黑帽的无常冷笑一声,手执打鬼棒,自兜中取出一物。

  “大胆夜叉,你看这是什么?”

  众人目光落在其上,原来是一道被金光包裹的巴掌大小物品。

  尚未等九叔他们猜测,那夜叉发出惊惧至极的吼声:“这是判官......啊。”

  话音未落,金光中有一物破空而来,在所有人都未来得及反应之前,落在了夜叉体内。

  而后就见夜叉身周暗红气息尽数散去,自身身形也一时难以维持,发出一道无能怒吼后,体内涌出道道金光,身形不住缩小,不由自主地向着铜像之内投去。

  等到所有的暗红气息灌入铜像后,荀谈发现夜叉铜像的身周被一道细小的金索缠绕。

  “判官的力量吗?”根据那夜叉的喊叫,荀谈猜出了这物的来历。

  做完这一切后,那无常才感觉出了恶气,打鬼棒一招,铜像落入手中。

  四人冲着荀谈拱了拱手,为首那无常抛出一道黑光,落在荀谈怀中,而后将身一晃,化作四道雾气,投向远方。

  狂风静止,砂石落地,空中乌云消失不见,和煦阳光自空中落下。

  “都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工作?”荀谈转过身来,看着那帮已经目瞪口呆彻底傻了眼的保安队员,高声喊道。

  但是半天,还是没有人动弹。

  荀谈摇了摇头,将怀中的黑玉拿在手中看了看,上面刻画着数百细小的字符,但其中意思,他却是无论如何也没看懂。

  捡起地上的雷火印,他来到了九叔的身边:

  “师父,这是什么?”

  他能感觉到,自从被他身上的金光打落之后,这几个无常对他的态度就发生了变化,带着淡淡的敬畏。

  所以,这东西应该是个好东西。

  九叔接过玉块一看,脸上便不由带着几分惊异。

  “这是殄文所写,上面记载的,好像是一种法诀。”

  但因这殄文难懂,他还要细细揣摩才能明白。

  况且,若真是法诀,还需要认真将其上的意思翻译过来,免得修炼时候出了岔子。

  “东西你装好,先去把案子结了,待会儿随我回义庄一趟。”九叔叮嘱道。

  “是,师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