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玉色无边 > 第四章 黑衣人

我的书架

第四章 黑衣人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夜里苏依柳身上冒着汗,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安稳,今夜是该南清枝值夜,她听见床上的动静,忙上前去看,刚走到床边,苏依柳便将头探出罩子,吐了出来。

  南清枝一惊,连忙过去拿了帕子为苏依柳擦嘴,又去倒了杯冷茶给苏依柳净口,担忧问道:“小姐这是怎么了?”

  苏依柳只顾着干呕,说不出话来。

  屋里的动静也惊醒了在外守门的丫头,一个丫头在门外问道:“子清姐姐,里面怎么了?”

  南清枝一边接着铜盆一边道:“快去叫夏姐姐和秋姐姐过来,小姐呕了。”

  外面的丫头听了,连忙应声去了。

  南清枝尽量让自己忍着不去看地上那些东西,担心的说道:“我出去为小姐叫个大夫吧。”

  苏依柳依旧粗喘着气没有说话,只摆了摆手,不一会知夏和秋月便匆匆的进了屋里来,千色也神色紧张的跟在后边。

  知夏见苏依柳这般难受模样,忙对着南清枝问道:小姐这是怎么了?”

  南清枝亦是不知道,只能说道:“怕是下午出去时,受了风寒。”

  秋月过去站在苏依柳的旁边,一边为她顺背一遍用干净的去擦她额上的汗珠说道:“小姐每次风寒的比较严重时,便会呕吐,药包一直都备着的,我去煎副药给小姐,明日应是能好了。”

  南清枝到底不是一直贴身伺候苏依柳的,她留在这里反而碍手,便将铜盆递给身后的千色端着,说道:“还是我去煎药吧,顺便去烧些热水给小姐擦擦。”

  秋月点头:“也好。”,知夏便去拿了药包递给南清枝,南清枝接了药包便出去了。

  外面的月色正清明,在雪色中映出银白的光辉来,清寂无声,万般美景。

  南清枝呵出一口白气,拿着铁壶出了院子,脚踩在雪中,发出沙沙的声音来,现在整个苏府都歇了灯,幸好有月色映照,不然怕是看不到路。

  要去厨房需得穿过前院,南清枝走着,见不远处的书房里竟还亮着灯,便想着苏尚书这么晚还在书房,并没有多想其他,又走了几步,面前忽然走来两道人影来,那人影显然也没想到这么深夜会碰到人,便往南清枝看去,见南清枝正一脸惊讶的看过来,蓦然冷了神色。

  两人具是一番黑衣打扮的男子,见那眼中的冷色,南清枝拿着铁壶不紧倒退一步,不敢叫出声来。

  其中一个男子轻声对着另一个男子说道:“这丫头见了我们真容,怕是不得不灭口了。”

  另一个男子道:“你先回去,这里留给我吧。”

  那男子便点点头,又看了一眼南清枝那被吓得惨白的脸,便翻墙出去了。

  南清枝好歹还有些神志,见那剩下的黑衣男子往这边走来,忙张了嘴要喊,那黑衣男子却快得很,一瞬便到了她的眼前,紧紧扣住了她的喉咙。

  南清枝当下便拿起铁壶的壶嘴往那人的头上扣去,却被那人用另一只手握住,那铁壶哐当一声就砸到了地上。

  这一声不大不小,却还是引了守夜小厮的注意,眼见有人要来,那黑衣人便提起她的衣领飞快的翻出了墙外。

  这下南清枝是喊也喊不得了,那黑衣人将她仍在巷口,一把寒剑就毫不留情的刺下,好在南清枝之前学了些功夫,虽没有内力,但招数还是在的,她一个滚身,堪堪躲过那刺入的一剑。

  黑衣男子显然有些错愕,露出不屑的笑来:“想不到尚书府一个婢子,竟还会些功夫。”说着又刺来一剑,这一剑直朝着她的胸口刺去,带起一阵疾风,如破竹一般势不可挡。

  南清枝躲闪不及,只得吃力的侧身,那剑却还是刺入了她的右肩,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