释放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二天一早,裴若均就下了飞机,打开手机以后,本想给玫云宸打个电话问问他是否已经到了机场,但是拨了之后竟然处于关机状态。

这够可以的啊,玫总,这都快九点了还在睡觉?竟然还关机,不想接他就算了,真是的。

但是裴若均走了几步之后,发觉有些不对劲了。

玫云宸的手机是二十四小时不关机的,怎么偏偏在他到的这一天关机了呢?

裴若均越想越不对,赶紧往玫云宸的办公室打了电话。

想了好几声之后,才听到一个略微喘气的声音,“您好,这里是总裁办公室,请问有什么要帮您的吗?”

“你好,请问你们玫总不在吗?”

裴若均试探的问道。

然后就感觉到秘书顿了一下说,“玫总暂时有事儿,不好意思。”

“我是裴若均,有什么话你就说吧,我已经下飞机了,但是联系不到你们玫总,你能告诉我他到底出什么事儿了吗”?

“裴总?”秘书一听有些惊讶的问道,然后急躁的说,“裴总,您是玫总的朋友,那我就跟您说实话吧,玫总在凌晨的时候被警方带走了。”

“什么?”裴若均手里的行李瞬间被扔到了地下,一时间有些惊讶的站在那里。

“那原因呢?为什么被带走了?”裴若均追问道。

“这、、、”

见秘书也不太清楚,玫云宸也就不再难为她了,赶紧问了玫云宸被带走的警局的地址,行李也赶不上放就马不停蹄的赶往警局。

玫云宸坐在出租车上咬着手指,不停的让司机加速。

机场离那个警局怎么说也得一个小时的车程,裴若均这时焦躁无比,赶紧给自己的秘书打电话,让她去查一下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

玫云宸进去之后,就被押在一个屋子里,四周都是黑的,但是据说外面的人可以看到里面审讯的情况,但是里面看到的是墙。

这次的事儿玫云宸问心无愧,所以就算已经被抓到了这里,也没什么好怕的,反而更镇定了。

由于这次的案件牵扯到很多的东西,所以即使王丽是自己跳楼的,但是却无法证明她跳下去是不是有人为的语言威胁在里面。

再加上社会舆论比较大,上级的压力也很大,只好深夜叫玫云宸过来谈话。

说实话,玫云宸他们家的玫氏集团在这里占很大一部分比重,无论是经济发展,还是人均就业率来说,他们家都起到了一个很大的作用,要不是出于无奈和外界的压力,他们是实在是不会“请”玫云宸到这里来。

很多警察见了玫氏的公子都不愿接审问这个案子,只好随便抽了两个警察来审问。

接手这个案子无论结果是真的还是假的,都是个不落好的差事,他们自己心里也都清楚。

玫云宸自己在里面呆了近半个小时之后,终于进来两个拿着本记录的警察,进来之后有些小心的坐在了玫云宸对面。

“玫云宸先生,我们下面的问题请您如实回答、、、”

“能再开快一点儿吗,师傅?”

裴若均坐在车里就像个热锅上的蚂蚁一样,急得要死,但是偏偏这个师傅又是不急不慢那种性格的。

要是在平常,他们一定合得来,但是现在情况这么紧张,那个师傅还总跟裴若均说,“小伙子,急不得的呀,着急是要出问题的。”

裴若均真心觉得要崩溃了!

但是现在走在去市区的高架桥上,即使下车了,也不会有其他车的,裴若均只好极力压制着自己的怒火。

裴若均一路上一直掐着表,兜兜转转,又二十分钟过去,司机终于到了市区里。

可是,裴若均最不爱见到的偏偏碰上了,竟然又开始堵车了。

好吧,这下他没招了,只好等着了。

“先生,您到了,先生?”

裴若均晕晕乎乎的听见有人叫他,连忙清醒了过来,这个司机竟然开车开得把他都弄睡着了,这也是没谁了。

看见到站了,裴若均连忙扔给司机两张红色大钞,说了句“不用找了,”就急急忙忙的拿着行李下车了。

下车之后,裴若均忽然间看见好多记者围在警局门口,然后有些怀疑的看了看大门口,这是公安局没错啊,但是记者怎么会在这里。

裴若均满脸不解的准备拎着行李往里面走,忽然听到有人说,

“玫总,你给我们一个解释好吗?”

“玫总,你说一下吧!”

“来来来,大家让一下,借过借过。”

只见一个身穿黑衣服的身影扛着行李突破重重地阻碍钻进了人群中,渐渐行驶到玫云宸身边。

刚开始,玫云宸被这个戴帽子戴墨镜人吓了一跳,走近一仔细观察就知道,这个家伙保准就是他多年的好友——裴若均。

虽然玫云宸已经通知了秘书来接他,但是没想到一出门就被围住了,记者也不知道从哪里得到他被释放的消息,甚至比他自己知道的都快。

“好了,大家安静一下,稍安勿躁,这里是警局,不是你们闹事儿的地方,要是谁今天想留下来做做客,我随时欢迎。”

随后,只见一个貌似当官的人走了出来,冲着记者吼了一句,谁在妨碍他们执行公务的话,就只能“里边请”了。

记者们这才慢慢散开。

随后看记者散得差不多了,那个人突然过来跟裴若均握手,裴若均还很亲切的跟他握了握手,之后,玫云宸的秘书也赶到了,两个人这才上了玫云宸的座驾。

“呼,”上车之后,玫云宸把椅子放平,深深地舒了一口气。

休息了片刻之后,才想起来旁边的裴若均。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的啊?”

裴若均无奈的看了玫云宸一眼,“玫总,你不先问问记者是怎么来的,问我有什么意思啊,我知道你的行踪还困难么”?

说来也是,裴若均给他秘书打个电话不就知道了。

但是,对于记者这件事,玫云宸真的是很不理解。

“对了,你怎么出来的啊,我还想着来救你呢?”裴若均一脸茫然的问道。

玫云宸叹了口气说,“还不是没有证据。”

之前那两个人开始审问玫云宸之后,玫云宸就故作认真地看着他们,他们问什么,玫云宸就回答什么。

当问到王丽的时候,很明显,他们也不确定是不是因为玫云宸,只是想找个答案而已。

王丽得死连法医鉴定都是意外死亡,而且家属也没再多说什么,但是,舆论的苗头指向了玫云宸,他们为了秉公办事,不让舆论侵袭,只好叫玫云宸来问话。

先前玫云宸是去过王丽的家里,但是那是为了调查化妆品的事情,玫云宸很清楚的跟他们说了这件事,而且最后还把那个老教授叫来作证,证明玫云宸第二天不在案发现场,在老教授家里研究化妆品。

王丽之前每天都在玫云宸公司下面,但是玫云宸找过她之后,他们这些人就再也没有来,说明他们知道他们用的产品是假的,所以才不来的。

随后,玫云宸又给他们出示了一系列证明他们买的是假产品的证据,这就表明这个产品只是用了玫云宸公司绿茶产品的名字而已,并不是他们生产的产品,所以,其实这两者之间是没有任何利益冲突的。

听了玫云宸说的话之后,警方开始着手调查这件事。

事实证明,那个的确是假货,这样一来二者之间的确不存在利害关系,而且王丽是死在那天下午的,是在通知了那些人之后,所以没有什么理由是因为玫云宸,基本上排除了他们二者的关系。

既然没有任何的证据,他们也只好把玫云宸释放了。

释放的同时,他们还给玫云宸手机,玫云宸这才通知到秘书来接他。

但是,从无罪释放到走出警局这期间也不过是短短的五分钟,玫云宸前脚刚出去,后脚还没下,就听见大批的记者汹涌而来,一时间人山人海的把警局围的是水泄不通。

之后的事情,裴若均也知道了,那就是他突然出现在了人群中,当时还把玫云宸吓了一跳。

“看样子,他们绝对是有备而来的。”

裴若均翘起一只眉毛,细细想着这件事。

玫云宸说之前的记者也么迅速,连他都不知道消息的情况下就突然出现,似乎一切都在他们的计划之中,这件事看似是个意外,但是就好像在一个人的掌控之中。

他在背后一直推着这件事发展。

玫云宸最怕的就是,他们现在的一举一动都被别人看的清清楚楚,而且,下一步棋那个人已经给他们选好了,就等着他们往下走了。

裴若均也是这么想的。

他们在明处,人家在暗处,所以每次出击总会让他们猝不及防,要是他们掌握了主动权,就能把这个人给调出来了。

可是,似乎现在毫无头绪,谁也不知道从哪下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