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怪怪的眼神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余悠扬不肯,一言不发的坐在床的一角望着他。

荣欲爵伸手一勾,她被迫躺在他的怀里,余悠扬感觉浑身都很不自在,有一种被狗抱着的感觉!甚至还不如被狗抱着舒服一些!

余悠扬其实也很困,她一直都有睡午觉的习惯,但是今天的文件需要处理,她今天必须要先处理文件才行。

但是身边的这个人,又不肯让她走。

隐隐约约有了一丝睡意,余悠扬强撑不肯让自己睡着,她眼皮重的要命,她的头猛地一跌,直接朝着下方跌了过去。

荣欲爵伸出手接住了她这不乖巧的小脑袋。唇稍忍不住挽起一抹淡笑。

“真是可爱。”

下午三点钟,余悠扬慢悠悠的从睡梦之中醒来,她揉了揉酸痛的双眼,朝着四周张望了两眼,突然一愣。

她忘记离开了,不仅如此,她还睡在荣欲爵的怀里。

余悠扬伸出手小心翼翼的将荣欲爵放在自己身上的胳膊拿开,她小心翼翼蹑手蹑脚的下床,朝着不远处的来时的人口走去。

从这里进来的,肯定就是从这里出去了。

只是……

现在这扇门紧紧的关闭着,她也不知道该按什么按钮,或者动什么手脚才能打开。现在的她,完完全全就是被困在这里了。

都三点钟了。

三点半就要开会了,自己不能迟到啊!

余悠扬着急的在原地踱步走来走去,她很急,但是却什么都做不了,她伸出手在附近摸索着,想要找到一个类似于机关的东西,让自己可以顺利离开。

但是很可惜,并没有。

不仅连机关都没有,甚至就连一个最基本的小按钮都没有!

说什么等他睡着之后就让自己走,分明就是骗人的!

余悠扬狠狠瞪了荣欲爵一眼,“该死的荣欲爵,就知道骗我。以前骗我,现在居然还骗我。真不知道你的心肠里究竟灌得是不是毒药。”

反正他在睡觉,也听不到,她也就随便骂了。

她盯着荣欲爵看了半响,喃喃说道:“你就是个坏人。只知道囚禁别人的坏人。”

余悠扬的手机还是空电,连手电筒都打不开。她试探性的在四周摸索着,继续寻找开关按钮。她有些夜盲,看不清楚附近的环境,只能借助着暗黄色的灯光,看清楚一些大的东西。

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钥匙在哪里,余悠扬有些气馁的坐在床边,重重的叹了口气,这个家伙,究竟将出去的机关藏在哪里了啊!

真是过分!

余悠扬焦虑的等待着,等了半天,荣欲爵也没有要醒的意思,随后就听到门外传来咚咚咚的敲门声。

余悠扬心神跟着一紧,她下意识的朝着门口看了过去。

外面传来小秘书欢快悦耳的声音,“荣总,企业部的张主管来找您了,说要讨论一下关于这几天策划案的事情。”

是张主管也来了?

余悠扬的脸色瞬间煞白,她朝着床上熟睡中的荣欲爵看了一眼,随后吞了口唾沫。

他会不会醒?

醒来的确是一件好事,至少自己可以出去了,但是出去之后还要面对小秘书和最八卦的张主管,她宁愿在这里等荣欲爵睡到自然醒。

不然到时候,大家就都要知道余悠扬和荣欲爵两人在办公室里的小隔间做些什么不该做的事情了!

这简直就是世界上最痛苦的事情。没有之一了。

荣欲爵悠悠的睁开双眼,朝着四周张望了两眼。在阴暗的房间里,他一眼就捕捉到了站在角落里局促不安的余悠扬。

他起身下床。

余悠扬不敢开口说话,只是沉默的立在黑暗之中,不敢有任何举动。

荣欲爵冲着余悠扬微微地点了点头:“可以出去了。”

余悠扬虽然松了口气,谢谢他现在没对自己做什么,但是现在出去,会很尴尬啊!

她咬唇:“嗯……”

他从口袋里掏出钥匙,慢条斯理的打开房门,朝着外面走了出去。余悠扬懊恼的怕拍额头,没想到要是就在他的口袋里,早知道自己就应该先找他口袋才对的。

就不会像现在这么尴尬了。

余悠扬抿着唇,低着头,一言不发的跟着他走出了房间。

办公室内,小秘书和张主管都站在哪里等待荣欲爵的出现,看到荣欲爵居然和余悠扬两个人同时走出来,眼睛都瞪大了不少。

这……

原来他们打扰了人家小夫妻的好事。怪不得这么慢。

荣欲爵一脸的不爽:“说说你的策划案吧,觉得自己说不好,就赶紧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