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不知何处秋风起 > 第二章 严刑拷打

我的书架

第二章 严刑拷打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昏迷中,我感觉脸上被什么冷冰冰的东西划过,忽而感觉有些呼吸困难,浑身酸痛不已。

  模糊看见有光线在我眼前晃来晃去,四周夹杂着一股难闻的味道,像是带着腥味的泥土...

  这是什么地方?

  “她醒了!”

  我听见有人说话,缓缓睁开眼,却感觉自己双手动弹不得,我立马睁大眼睛,却看见对面坐着的是几个奇怪的大男人。

  哪里奇怪?个个束发长袍,一个个正上下打量着我。

  我忽然是记得了,我遇见叶清秋了。

  现在这是搞什么?把我打晕之后带过来要动用私刑?

  “说,你是什么人?!来这里做什么?”

  那人很是严肃地问我,吐了我一脸唾沫,我伸手想擦,才记起来自己被绑起来了。

  “我告诉你们,赶紧放了我,你们这样警察不管吗?我可是未成年,绑架未成年罪加一等你们知道吗?”

  那几人相互看了几眼,我见他们似乎动摇了,又接着说道:“苦海无涯回头是岸,你们一个个长得一表人才干什么不好要犯罪,你们把我放了我回去我就不告诉警察了,咱们这事翻篇就当没发生过,你们看成不?”

  “大人,此女子甚是奇怪,肯定就是将军派来的人?”

  大人?将军?搞什么鬼?角色扮演?

  “我明白了,你们是演员?那就好说了,快把我给放了,我手酸死了。”

  “确是如此,此女子身份不明,需得好好询问。”

  还演得有模有样的!不过不管是什么节目,也不能不经过我本人同意就把我绑着啊!

  “我跟你们说,赶紧放开我,不然我告你们了,叶清秋呢?把他叫出来!”

  那几人却不回答我的问题,又见其中一人抬脚上来问我:“说,你们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那老贼接下来要做什么?除了你们二人可还有同伙!”

  “什么同伙不同伙?你是有病吧?还演上瘾了,我说了多少遍了我手脚都酸了,都给我勒出痕了你再不赶紧放了我,你们哪个剧组的?是不是有毛病?”

  我知道我不该骂人,可我真的是又累又疼,他们呢,偏偏把我绑这当猴子一样看。

  “看来不给她点苦头吃,她是不会开口的了?”

  说完后,我看见一人后退去了旁边,而那年长的那位看着我说:“此人言语穿着奇怪,会不会是个疯人?”

  “大人有所不知,那老贼生性狡诈,用个疯子掩人耳目也不是不可能,再者说蹇大人刚被他们设计杀害,现在肯定要对我们赶尽杀绝,不可不防啊!”

  “恩,此言在理。”

  他们你一言我一语地说着,我却听得云里雾里,就算这是拍戏,连个台词都不给我?哦,我明白了,难不成是真人秀拍真实反映的,想到这,我心里有了底,随即问他们“这是哪个电视台的真人秀?我怎么没见过你们节目啊?”

  瞬间,我见后面那人从手中甩出一米多长的鞭子,那鞭子看起来有些年头了,颜色已经磨得发白鞭尾还给断了,不过看起来是真吓人,足有两根手指那么粗。

  我原本还想叫他换一根细点的鞭子,这鞭子我看起来有些害怕,可还没张嘴,那一鞭便狠狠地打在了我的肩膀,瞬间我只感觉到火辣辣的疼。

  我惨叫一声,完全搞不清现在的状况,我只知道这家公司我是要告到底了,长这么大我爸妈都没打过我,他们就敢给我这么啪嗒一下打在我身上。

  “说不说?”

  我咬着牙恶狠狠地瞪着他们说:“你们是不是有病?台词也不给我就要我说,我告诉你们这事没完,你们节目就等着倒闭吧!”

  我话音刚落,那人又是一鞭子打在了我的身上,比刚刚那一下还疼,疼得我浑身颤抖,声音控制不住的哀嚎起来。

  “别以为你是女子我等就会对你手下留情,你最好如实招来,兴许大人还会对你们网开一面留个全尸。”

  “毛病。”

  我已经没有力气再骂他们了,只剩下苍白无力。

  “她同伙呢?”

  “已经被打晕过去了。”

  “可有问出什么来?”

  “什么也没说,还伤了咱们的人。”

  那大人摸了摸下巴斜眼看着我吩咐那人说:“那就再问问,实在问不出来就杀了。”

  “是!”

  那男子拱手回禀,一切都演得很像,也没有人笑场,可我丝毫说不出一句赞美的话。

  “你们到底怎么样才肯放了我?到底要我说什么?”

  那人转头严肃地问:“你偷听到了什么?那老贼知道不知道?你是怎么潜伏进来的?同伙还有什么人!”

  我真是无语,又是同样的问题:“我飞过来的,那老贼知道了,同伙有十三亿人!”

  “什么?知道了?”

  那人脸色骤变,我连忙苦笑说:“开玩笑的,你们到底要怎么样,好歹给我个台词,说完快点把我放下来行不行?我真的撑不住了.....”

  “岂有此理!大人面前也敢胡言乱语,看来你是没吃够鞭子!”

  那人将手中鞭子一甩,又打在了我胸前,我只感觉我的细胞瞬间死了几千万个,已经在我血液里炸开了锅....

  我疼得大汗淋漓,只感觉眼前一阵眩晕,看来他们不是真人秀,就是个单纯的绑匪,还是铁定了撕票的那种,还有cosplay的癖好,可怜我一花季少女。

  就算我做了鬼,我也不会放过他们的,还有那个叶清秋!

  “要杀就杀还搞角色扮演,神经病。”

  “满嘴污言秽语,你竟敢如此张狂!”

  不出我所料,又一鞭子应声打在了我身上,我原以为接受了这个事实视死如归,可是这疼是真疼,我忽然有些后悔了.....

  “大大大大哥,是我不该砸他的车,我错了,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千言万语汇成一句对不起,我真错了,求求你们放了我,我真的疼,快断了。”

  “说,那老贼接下来打算做什么?是谁泄露了大人的书信?你们的内应是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