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不知何处秋风起 > 第三章 难道是穿越?

我的书架

第三章 难道是穿越?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他们一连串的问题问得我一头雾水,为什么老揪着老贼、大人书信什么的问,难不成真指望从我嘴里说出点什么?

  “这..敢问你口中说的将军是哪位?”我低声问他们,努力想要融进去不让自己再平白无故挨打,可这话一出,那人抬手又挥鞭准备朝我甩来,座前那人将他拦了下来,正当我以为我有救了的时候,又听他说:“看来她还是不死心,去把她同伙拖过来!”

  我有同伙,我怎么自己不知道?

  话虽这么说,我还是看见那两人领命出去了,过了一会儿,又见两人从外面拖进来一人,满脸淤青,可唯独我不会认错他,看到他,我立马火冒三丈。

  “叶清秋!你个混蛋你!”

  我破口大骂,想要把刚刚被鞭打的委屈都撒在他身上,那几人见我认识他,立马挑眉对我问到:“你,认识他?”

  “认识,怎不认识?你难道不认识他?叶清秋啊,”

  “哦?那事就好办了,既然是同伙还不赶紧从实招来,将军接下来的打算,还有,是谁泄露了咱们大人的书信?”

  “怎么又扯到书信上了?你问他不就成了,他是主演。”

  凭他这么大的腕,他不是主演谁能是?不过他全身那妆画得挺逼真的,难怪我们看古装剧都能感同身受、哭得死去活来的。

  “禀报大人,他已经晕死过去了。”

  “你都听见了,如果你再不说实话,可别怪我们杀了他。”

  “哈哈哈哈,那您杀呗!”

  这帮人可真好玩,用他来威胁我?我这人什么不好,唯独这记性好得很,可不能忘了他骂我的事。

  几人相互看了一眼,领头的那人微微点头,叶清秋就被重重扔在我脚边,听那声音好像是真摔,我不由得一惊,原来都不用垫垫子的吗?

  “牛,敬业!”

  正当我惊叹他们演员不容易的时候,另一人拿着刀缓缓走了出来,对着叶清秋腹部就是一脚,地上的叶清秋一声不吭,可看那人的力度那脚应该不轻,这都能忍?

  那人将刀抵在叶清秋脖子恶狠狠地说:“那就用他的命替你开路!”说完抬手就准备去砍,我见他眼神十分凶狠,不禁心里一阵发毛。

  说时迟那时快,我还是立马叫停了他,待我喊完,我看见他的刀在叶清秋脑门上不过几厘米。

  玩真的??

  “大,大哥,你们就告诉我现在是个什么情况?你们到底是要杀要剐还是真的想问我?”

  “你觉得呢?”那人十分霸气反问我,这气质、这演技这么牛,我不可能在电视上没有见过他啊。

  该,该不会真是.....穿越了吧?

  我想要自己冷静下来仔细分析分析,这穿越不都是假的吗?拍电视剧玩的,古人不常说时间稍纵即逝,哪有回去的道理?

  “我我我有点乱,要不您.....你能不能先过来一下!”

  那人邪笑一声,指了指自己,我点头,说的就是他。

  后面立即有人说道:“大人,小心有诈!”

  那大人没有让他继续说,而是霸气地将下摆一掀缓缓向我走近,我仔细观察他的动作神态,但他却在离我一米的位置停了下来对我说:“你说。”

  “可否再过来点?”

  他脸色微难,却还是朝我凑近走来,我睁大眼看了看他的头发却丝毫看不出戴了头套的感觉,他见我盯着他许久,随即往后退厉色到:“你究竟想耍什么把戏?!”

  我连忙奉承到:“大人,我瞧你天庭饱满,地阁方圆,实乃大富大贵之人,必定会长命百岁!”

  那大人半信半疑看着我,又问:“此话怎讲?”

  “小女子早些年跟着师傅学了些皮毛,会算命。”

  “简直是胡言乱语,大人依微臣看,此女子不必再审。”

  那大人连忙厉色问:“你说她胡言乱语,是指什么?是大富大贵,还是长命百岁?”

  这句话一问,那人吓得脸色铁青立马解释道:“微臣不敢。”

  我见那大人有些信我,连忙又开口求到“大人明察,我跟他绝对没有任何加害你们的意思,您想想,您口中那位大人那么诡计多端又怎么会派我和他来呢?我二人手无缚鸡之力,简直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我话音刚落,那几人立马窃窃私语起来,那位大人满眼蔑视地看着我说:“这么说,你们真不是那老贼派来的?”

  “我向您保证肯定不是,我二人只是初到此地误入了这里才被大人抓了起来,原本我的命死不足惜,不过看大人们似乎遇到了很棘手的问题,或许我能帮得上什么。”

  那大人上下打量着我,我的心七上八下唯恐他突然发怒,我只是想尽一切办法想要活命,不管他们玩什么把戏,顺着他们准没有错。

  “大人,这小女子油嘴滑舌不可信。”

  可好在那大人摆摆手说“无妨,既然他们不是老贼派来的,那他们在我们手里也玩不出什么花样来,她说她会算命,本官倒是想看看。”

  “大人说得没错,我们都这样了哪里耍得出花样来,再者说大人现在的问题,少一人不如多一人,是吧?”

  我内心狂喜,表面还要装作毫无波澜,只是身上的伤口还在提醒着我,此时此刻我还被五花大绑着。

  “先给他们松绑,送些饭菜给他们吃,不过,万不可让他们离开这里。”

  那人吩咐完后几人就出了门,只剩了两人看守,还有我和躺在地上不省人事的叶清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