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霍南希苏净言 > 第84章 无心之花

我的书架

第84章 无心之花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不料霍南希竟然不懂,蓝宇熙有些诧异,定睛看过去,霍南希挣脱蓝宇熙的手的钳制,竟然往苏珂走过去:

“苏公子,你的花我收了,以后不要再送花了。”霍南希拿过苏珂手中的花,低头看了一眼,再抬头,眼中已经恢复清明,“我不接受无心之花。”

“无心之花”苏珂心底有几个字在跳动,心中悸动不已,似乎有些什么东西不一样了,但又说不上来。

“不要乱听这个人说,我追求你,是因为我喜欢你,跟苏净言完全没有关系。”苏珂看向霍南希,眼底闪现温柔,在夜晚的灯光下闪烁不明,辨不清真假。

“唉,那我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我走了,你保重!”霍南希竟然将叹息直接发出了声音,然后,充满复杂的看了苏珂一眼,回身上车,在没有回头,当然,那束花也带走了。

“真是有趣的女人,”苏珂看了看天空,没有月亮,“现在越来越有意思了。”

苏珂回身,走进了黑暗中。

“喂,你怎么真的接受了那个人的花呢?”在车上,蓝宇熙非常的不满,看着后座上的花,发泄自己的不满。

“为什么不能接受?”霍南希调皮的眨眼,“我又没有结婚,接受一个追求者的花,有什么不对?”

“你,你真是能说会道,伶牙俐齿,”蓝宇熙这一次估计是被气的不轻,竟然被霍南希堵住了话头,一时间说不出话来,“你有没有想过,苏净言看到了会怎么想?”

“他不会看到的。”霍南希肯定的说道。

“你凭什么这么肯定?”蓝宇熙边开车边说道,脑海中依然还是很气愤,不明白霍南希这么做的理由是什么。

“因为有你啊!”霍南希轻松无比的道,一双大眼把个蓝宇熙看的通透,蓝宇熙在这种殷切目光的关注下,终于后知后觉的明白了霍南希的意思。

“不,我不同意!”蓝宇熙咬牙切齿,恨声道,就是不想如霍南希所愿。

“你必须同意!”霍南希却诡异的一笑,一点也不理会蓝宇熙的怒火,专心看窗外,窗外什么都没有,已经是晚上了,倒是霓虹灯闪烁不停,真正是个不夜城。

“理由?”蓝宇熙继续道,同时拐了一个路口,“没有能说服我的理由,我不会同意的。”

“兄弟相残或者夫妻分离,你想看哪一种?”霍南希一样的轻描淡写,成竹在胸。

“你,”蓝宇熙浓眉一下子被挑高,恨恨地看着霍南希,“算你狠!”

“哈哈哈!”终于,霍南希响起了得逞一般的笑,那么的开怀,倒是让原本气闷的蓝宇熙一下子不再生气了。

“真是拿你没办法!”蓝宇熙最后只能说出这么一句。

“你为什么会接受他的花?”然后蓝宇熙问出了这句话,他没有想明白,一直拒绝态度明显的霍南希怎么会接受了这束花呢?难道,“你真的看上他了?”

不可能,蓝宇熙自己都先是一笑,有些不可思议,自己是不该有这种想法的,罪过。

霍南希只是笑笑,也没有要解释的打算,有些事情,她真的觉得没有必要去解释。

难道她能说她只是一时冲动,被苏珂眼中的伤所打动,一时间觉得这个男人内心也有着不为人知的痛苦,就那么糊里糊涂的就将花给收过来了。

霍南希不想看到那种哀伤,因为当年,自己就一直沉浸在这种伤感里面无法自拔,所以,霍南希最见不得人流露出这种情感。

拿了就是拿了,霍南希也没有什么后悔的意思,而且,收了一束花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又不能代表什么,霍南希一点不觉得有什么不妥的。

“再说了,苏净言到现在都没有送过我一束花,我还没有说什么呢,凭什么他不送,还不准别的男人送啊?”霍南希突然想到这个梗,立马感觉腰杆直了,说话也有底气了。

“这个,好像真的是苏净言做的不对了。”蓝宇熙想了想,赞同的点头,“苏净言一场恋爱都没有谈过,说实话,他对这方面的确是很欠缺的,加上他常年忙于工作,基本就没往这方面研究过,你应该是了解的,看在他第一次都交代在你手上的份上,你就睁只眼闭只眼,不要计较这些小事了。”

“什么啊!这个不能睁只眼闭只眼,因为我是女人,知道吗?我就想收花,他不做就是不对。”霍南希还真就杠上了,她还就将就了,怎么滴?

“对,对,对,”蓝宇熙连迭声的点头,“你说的都对,我会提点一下苏净言的,保证做到你满意为止,可以了吧,霍小姐,哦,不,苏太太。”

“太太什么太太,我还没嫁人呢!”霍南希又不满了。

“迟早的嘛!”蓝宇熙满不在乎,这就是已定的事情,迟早的嘛,现在称呼一下有什么不对?不知道有多少女人想要这个称谓都不得,霍南希这个女人,脑子到底是被驴踢了吗?

“不要叫我太太,不然下次不带你出来逛街了。”霍南希露出恶狠狠的表情,危险蓝宇熙。

“不要,我不叫就是了。”蓝宇熙立马缴械投降,直接就不比了,他不跟女人斗好吗?

“哼,算你识相。”霍南希得逞的点头,“那花你带回去吧!不要客气,不要浪费嘛!”

蓝宇熙不说话了,他发现一向伶牙俐齿的他在这个小女人面前完全说不过,那就不说好了,他不说话了还不行吗?

霍南希和蓝宇熙到家门口的时候,苏净言已经带着霍辞在门口候着了。

霍南希一下车就有一个柔软的物体冲进了自己的怀里,同时响起一道奶声奶气的声音:

“妈咪,我好想你!”

“恩,我也想宝贝。”霍南希回抱着霍辞,接连在霍辞脸上脑袋上留下了一连串的吻。

“他们一直都这么肉麻吗?”蓝宇熙则是走到苏净言旁边,不屑得看着那一对母子在那里旁若无人的亲热,“这么没羞没躁。”

“看不过去?”苏净言侧身问蓝宇熙,声音不辨真假。

“有一点!”蓝宇熙不知苏净言的意思,点头赞同,觉得苏净言跟自己终于有一件事情可以统一了。

“那就赶紧自己生一个呀!”苏净言这句话才是重点,说完还朝蓝宇熙胯下看了一眼,轻视之意很明显。

“哼,重色轻友的家伙。”蓝宇熙打了苏净言一拳,气愤道。

“自找的。”苏净言什么话都没有,丢下这一句就跑去后备箱拿东西。

“妈咪,爸比把家里的所有卫生都打扫完了。”霍辞有些神秘地覆在霍南希的耳边,悄声说道,“爸比就是怪咖,明明心里有你,就是不愿意说出来,自己在那里憋屈,也是够了。”

“噗,你这么小的人,不要懂那么多好不好?你是在帮助爸比说话吗?”霍南希点了霍辞的鼻子一下,有些哭笑不得,霍辞瞧瞧告诉霍南希苏净言的事情,就是为了帮助闷骚不爱表达的爸比一个忙,这是爸比的好儿子呀!

“对啊,爸比这个人这么别扭,又不爱说话,我看着都着急,只好替他说了。”霍辞居然直接点头,什么话都没有,只有眼神里闪现着狡黠的光芒。

“喂,进屋!”苏净言和蓝宇熙已经将所有买的东西都搬好了,这对母子竟然还在这里呆着聊天,苏净言看霍辞一见到霍南希就完全黏上去的样子,心中的嫉妒就如星星之火,继续下去就可以燎原了。

“那个什么,你们一家人好好聊,我走了!”蓝宇熙多精明的人啊,才不愿意呆在这里呢,赶紧溜吧!

“不送!”苏净言也不客气,头也没抬,直接送客,蓝宇熙笑笑,驾车离去。

“过个年而已,不要再买了。”刚进屋,苏净言就递过来一杯热水,声音虽然依然没有起伏,不过依然可以听得出来里面的不满和关心。

“哦!”霍南希竟然难得点头表示赞同,其实霍南希正在整理刚买回来的年货,压根没听清苏净言再说什么,只是下意识的赞同。

苏净言说着说着,就发现霍南希压根就没停,只是不停地点头,点头,实际上霍南希的眼神和手都在年货上面。

苏净言瞬间恨不得自己就是那堆年货,至少可以得到霍南希的关注不是。

“喂,我在跟你说话!”苏净言不满了,提出抗议。

“恩,你说,我听。”霍南希眼睛依旧不离那堆年货,苏净言看着生气的不行,偏偏拿这个小女人毫无办法,既不能骂又不能打,又舍不得丢,只能自己吃瘪,这感觉实在是很糟糕,很糟糕。

“霍南希,”苏净言低喝,然后走过去,一把夺过霍南希手中的东西,然后一把掰过霍南希,让霍南希面对自己。

“哎呀,好多东西没有整理呢!”霍南希眼神依然没离开那堆东西,看都不看苏净言。

“唔!”然后,霍南希的眼神突然聚焦到面前放大的苏净言脸上,因为苏净言直接亲了下来,用行动来惩罚霍南希的忽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