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霍南希苏净言 > 第206章 苏默的烦恼

我的书架

第206章 苏默的烦恼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爷爷,你想怎么选?”苏辞听完后,沉默半响,抬头看着苏默,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反问了一句。

“我两个都不想放弃,但是现在又不得不面临着选择,必须让我有个选择。”苏默凤眸微眯,如鹰般的双眼射出威慑人的光来,一般人看到都会心惊胆战,只是苏辞的内心比所有人的都强大,看到也毫无感觉,只是感觉到了爷爷苏默的无奈。

“嗯,如果我是,那么我的选择跟爷爷的一样,那就是一个都不想放弃,一个都不想选,”苏辞点点头,小大人一般道,“爷爷的选择是人之常情,所以没有必要烦恼的。”

“嗯,我也知道,”苏默点头,对苏辞的这番话感觉到了震惊,“只是有时候心中依旧会有些无奈,这个世间终究是有些事情,不是你可以随便左右的。”

“就算我们不能什么事情都左右,那也轮不到别人来主宰我的人生,您说呢?爷爷?”苏辞小手握成拳,愤愤道,“我这辈子最不喜欢被人威胁。”

“噗,你这辈子才五年啊!不过我就喜欢你这种个性,”苏默哈哈哈大笑,感觉心情好多了,“而且,我跟小辞一样,这辈子最不喜欢别人威胁我,你说的对,就算不能什么事情都可以为我们左右,那也轮不到别人来左右我们的人生,是我自己钻牛角尖了,还是我的孙子看的明白,谢谢!”

“爷爷,这是我应该做的,我说过,不能让别人欺负我的爷爷,除了我,”苏辞说完拿手扯苏默的胡子,苏默龇牙咧嘴,但是脸上依旧带着笑。

“是的,只能给小辞欺负,其他人都不能欺负,那小辞可要好好保护爷爷啊!”苏默似乎也被感染到了,说话都没有那么沉郁,而是越来越年轻化,越来越开心的感觉。

“爷爷,到底是谁要欺负爷爷啊?”苏辞睁着一双大眼睛,好奇的开口。

“苏氏集团目前最大的合作商,”苏默挑眉,心中不想说的念头也就一闪而过,之后就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了,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嘛,

“让我的大儿子娶他的女儿,否则就退出合作,目前我们的合作涉及到各个方面,这一旦退出,简直就是伤筋动骨,而且还扬言要将我的小儿子之前做的错事都传出去,我的儿子虽然顽劣,那好歹也是我的儿子,在怎么错,也不希望他以后在这个社会都活不下去吧!”

“那他们手上有把柄吗?”苏辞一下子找到了问题的核心。

“是的,还是第一手的,看来是早有准备了,”苏默点点头,跟五岁的苏辞说话竟然一点压力都没有,自己都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会跟一个五岁的孩子说这些问题,笑了一下,苏默继续,

“他说解决所有问题,只有一个办法,就是让出我们自己的一半股份,那么加上他之前就有的那部分,他就会称为苏氏集团最大的股东了,到时候,苏氏集团恐怕就要易主了。”

“这么严重?”苏辞皱眉,“你们之前一直是很好地合作关系吗?”

“对啊,我们以前一直都是好朋友,好兄弟,好战友,几十年就这么合作过来的,互相扶持,可是没曾想临老了却发生了这种事情,”苏默说着说着就有些说不下去了,“我真的没有想到,这么多年的友谊,基本上说没有了就没有了,人性有时候为什么就是这么脆弱呢?”

“那爷爷觉得他是为了女儿嫁到你们家的目的多一点,还是觉得他预谋已久想要得到苏家的股份的目的多一点呢?”苏辞再次问出了问题的关键,苏辞也想委婉一点,不过不是这个时候,这个时候,简单直白更加可以快速的解决问题。

“我觉得,小辞,为什么每一次你都会把问题的关键说的这么明白,很残忍知道吗?”苏默看着苏辞,感觉面前这个小孩子总是不断地给自己带来惊喜。

“有时候一时得残忍比一世的残忍要来的痛快,”苏辞挑眉,言简意赅。

“嗯,没想到我到头来还没有小辞看的开,”苏默点头,表示自己很能理解,“不管是哪个目的,我都不想答应,”

“爷爷,您之前不是一直想要他的女儿嫁入苏家吗?”苏辞蹙眉,胖乎乎的小手摸上苏默的胡子,挠痒痒一样的,让苏默想动又不敢动的。

“之前一直想着就是这件事情,但是现在,他提出这样的条件,我反而不想答应了,想不想是我的事情,而被威胁着做,那这件事情就彻底变味了,这样肯定不行,”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原则和底线,一旦踏破,就再也无法回头,或者再也无法被原谅,这就是人生,

“所以我不能答应,但是我又要想办法抱住我的股份,我的公司,我不能让你刚进苏家,就立马变得一无所有吧?我们都年纪大了,倒是无所谓,但是你还小,爷爷还想留点东西给你呢。”

“我没事,爷爷要对我有信心,我一定不会比爸比差,”苏辞信心满满的样子成功逗乐了苏默,“我会成功的,只要我想。”

“我相信你,我当然相信我的孙子,只是爷爷惭愧,爷爷真的很喜欢小辞,想要给小辞留一点东西,”苏默点点头,他对自己的孙子当然有信心,只是他也希望用自己的方式爱着自己这个孙子。

“对了,小辞,难不成你知道我说的是谁?”苏默忽然意识到这个问题,看着苏辞,心中再次惊讶无比,“小辞,你到底是谁?为什么我觉得在你面前有时候我自己都无法淡定呢?”

“哈哈哈啊,这有什么难猜的,一猜就知道啊!”苏辞大笑,“你们这些大人天天就是这么点事情在纠缠,我就算不知道,听了这么长的时间,不想知道都知道了,一点都不稀奇。”

“好吧!看来我真的不能小看你啊!”苏默点头,无奈地口吻,“爷爷真的赶不上你们这些年轻人的思维了。”

“爷爷,现在不是讨论这个问题的时候,解决问题才最重要,”苏辞打断了两个人的闲聊,赶紧将话题掰正。

“嗯啊,那小辞有什么好的建议吗?”如果说刚刚苏默还有些怀疑,现在倒是真的有些好奇,自己的这个孙子到底会给出什么样的答案?

“我觉得,既然他可以来威胁我们,我们为什么还要顾忌情面,为什么还要这么的被动,我们也可以化被动为主动啊!”

“嗯,你接着说,”苏默刚刚一直在焦虑,虽然想过这个主动地问题,但是终究有太过的顾虑,不敢轻易尝试。

“好,情面这个东西,是留给对方还有情的时候,对方不讲情面了,你留着情面,那是给自己设坢子,是跟自己过不去,”苏辞接着说道,“我就不信对方这么多年就会那么干净,他的女儿就真的如大家传言的那样,是个多干净的人儿,只要深挖,就会有意想不到的意外发现,就看你敢不敢去做。”

“可是这样一来,我们就真的无法回头了,毕竟有着几十年的感情,也许对方只是为了我苏氏娶他的女儿,我知道董媛媛一直就一门心思对净言,做爹的看不过去女儿的痛苦,如此威胁也是情有可原的。”

“爷爷真是重感情,虽然我不懂几十年的感情是什么样的感情,但是看起来应该跟爸比和干爹之间的感情一样吧!割舍了会很痛苦,”苏辞分析道。

“嗯,就是这种感觉。”苏默点头,他还真的不想跟那个董良成走到那个地步。

“就算是这样子,爷爷也可以先把证据什么找好,以防万一被对方吃的死死的,”苏辞转而换个个角度,劝说着苏默。

“小辞,你不知道,人到了一定的年纪,就会格外的想要去珍惜一些东西,比如这个几十年的感情,让我这说断就断的,总有些情不能自已,无法不难过啊!”苏默忽然就有些感慨。

“那爷爷自己看着办吧!”说到这个份上了,苏辞也不想再继续劝说或者怎样了,因为毕竟,他只给出建议,真的要怎么做,相信爷爷心中自有乾坤,他一个小孩子,还是继续可爱卖萌比较好。

“嗯!”苏默点头,怎么做他心中早就有计较了,只是一时间下不了决心罢了,经过苏辞这么一说,苏默心中已经有了计较,只是不想说出来罢了。

“爷爷,我想跟您商量一件事情,”见这件事情,爷爷似乎已经心中有了主意,苏辞也不耽误,赶紧说自己的事情。

“什么事?”苏默挑眉,第一次苏辞用商量的口吻跟自己说事情,而且看表情还蛮严肃的,这小子到底有什么事情要求着自己的。

“我不想上学了,”苏辞撇嘴,他是真的受不了了好吗?他也不想这样的好吗?

“为什么?”原本以为苏辞会提出一些比较正常的问题,却没有想到会是这个问题,“小孩子就应该去上学啊,你不去上学,你想干什么?”
sitemap